登入    註冊 
論壇首頁  ‹  E zone  ‹  E2
 現在時間 : 2016-12-04 20:30, 星期日
【個人原創發表文章專區】

內容

E2【個人原創發表文章專區】
1頁 (共3頁)   1    2    3    下一頁 

[原创]《仙剑奇淫传-阿奴篇》 第二章-第三章(付第一章)

bianhua
註冊 4
發表於: 2012-09-22 16:06
相似主題
• [E2] [2012-09-11] 原创成人小说-《仙剑奇淫传-阿奴篇》
我是火枪手
註冊 4
發表於: 2012-09-25 02:04
呵呵呵 等待更新
末世绝天
註冊 4
發表於: 2012-09-25 02:38
当年的仙剑奇侠传啊,就变味了
kavu
註冊 5
發表於: 2012-09-25 09:18
……不知该回答什么。或许这就是一个经典对于80后和90后不同的感觉吧
Signature -------
我是门心 个拉 的 巴赫。
bianhua
註冊 4
發表於: 2012-09-25 11:53
kavu 寫到:……不知该回答什么。或许这就是一个经典对于80后和90后不同的感觉吧


话说,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啊,我是80后,我95年接触的第一个电脑游戏就是仙剑,那时还用的586。我如今已经工作多年,回想起仙剑,仍然是心中最深的记忆。但是我并不觉得幻想一下有什么不妥,正因为对她的热爱,才更愿意以她为题材。可能这也是中国人对热爱之物的表达方式的不同吧,在美国,人们热爱国旗的方式是把它印到各种地方,甚至卫生巾上,美国人并不觉得这是不尊重,其实只是他们表达热爱的方式。在中国,国旗则只能出现在“神圣”的地方,甚至被定为法律,这里就不点评了,只能当做文化差异吧。我也不是亲美或者崇洋媚外,但是对于一些刻板的升华总是无法认同。总之,如果仙剑是你们心中“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那么就请绕路走吧。
bianhua
註冊 4
發表於: 2012-09-25 12:05
附上第一章,省的大家再去找了

第一章 误入狼口
bianhua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作者

仅以本文献给所有曾热爱仙剑的80后们。本文中一切场景、人物、招式、物品尽可能根据仙剑奇侠传98版撰写。此外,极度偏执仙剑的卫道士们请勿观看,谢谢。
   
故事发生在李逍遥到达苗疆的一个月前……
   
神木林中古木盘错,树叶遮天。一个敏捷而秀美的少女身影在浓密的枝叶中时而闪现,繁琐的苗族服饰并没能遮掩她玲珑别致的曲线。虽然这曲线尚非前凸后翘的尤物身姿,但这种未成熟的稚嫩也分外动人。她正是苗疆白苗族族长的女儿阿奴。
 
  阿奴从小就在神木林中嬉戏玩耍,和林中的飞禽走兽都是好朋友。这日她在师父圣姑婆婆那里吃过午饭,便来神木林中打探消失已久的水灵珠的下落。前几天,她从林中的猴子那里得知神木林深处的一个妖物好像有一颗闪闪发光的珠子,她便暗自忖度那是不是水灵珠,于是这些天她每天都会去寻找那个妖物的住处。
  
  虽然她自幼便在林中玩耍,但神木林千年长成,林深难测,阿奴也并非熟悉每个地方。随着她越走越深,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而在阿奴身后不远,隐隐的有两个人影不紧不慢的跟着。原来他们都是黑苗族拜月教的高手,身材瘦长的那个叫蒙坦,身材粗壮的那个叫鸠蛮柯。黑苗族和白苗族有世代冤仇,两族征战不断。前不久,黑苗族的拜月教派出十余个教中高手作为探子潜入白苗族村落,一边打探消息,一边趁机作乱。蒙坦和鸠蛮柯这次的任务是监视白苗族的巫女圣姑婆婆。但圣姑婆婆早在住处周围散布了各种毒蛊,虽然他俩也算个中好手,却也不敢接近圣姑住所半步,只能在离她住处不远的神木林边缘徘徊。

  自从监视圣姑以来,他俩便发现白苗族族长之女阿奴经常一人进入林子玩耍,心想若将这个小妮子捉了去交与拜月教主,岂不是奇功一件?但当他们尾随阿奴进入神木林才发现,这林子遍布一种蛊虫,名曰“传难蛊”,此蛊分为母蛊和子蛊,母蛊每月会产下千只子蛊,其如草籽一般大小,可由人随意散布。如果佩戴母蛊的人遇到危险、巫力涣散,子蛊便会通知施蛊者并告知母蛊的位置,以便施蛊者前来救助。这种蛊必须有子蛊在周围才能生效,但不论离施蛊者多远都可以传达。与之相比则有另一种蛊名曰“平安蛊”,只要佩戴它的人遇到危险就会通知施蛊者,但只在离施蛊者50里范围之内有效,超过就没用了。
 
  为了保护阿奴的安全,称得上是白苗族第一蛊术高手的圣姑婆婆早在阿奴身上施下了“传难蛊”、“平安蛊”两种蛊术,无论是距离远近,都能保证阿奴一旦遇到危险,圣姑都能第一时间感知并土遁赶来。两位黑苗族高手也在一开始就发现了这点,于是迟迟不敢动手。
 
  鸠蛮柯曾对蒙坦恨恨抱怨道:“怪不得这么长时间都从来没人能把这小妞逮了,原来都是这两种蛊的缘故。”然而今天,埋伏在圣姑居所边缘的两人发现阿奴又独自一人往神木林深处跑,蒙坦却一脸坏笑的叫鸠蛮柯一起跟踪她。
 
 “蒙坦老兄,虽然凭咱俩不至于输给任何一个白苗高手,但估计对付圣姑那老婆子还是……所以咱俩跟着这小妞也没用啊。”鸠蛮柯悄悄问道。然而蒙坦嘿嘿一笑,说道:“兄弟有所不知,我最近帮一个林中故友得到一个宝珠,那位故友便送我一物作为报答,你猜是什么?”鸠蛮柯摇摇头:“猜不出,大哥别掉我胃口啊。”蒙坦说道:“现在还不忙说,等一会擒到那小妮子,再细细说来。”
 
  阿奴当然不知有两个高手正在身后跟踪,只一心想找到那妖怪住处。阿奴自幼便知师父设下双蛊保护她的安全,小时候也曾数次被黑苗族人意图掳去,但婆婆都能迅速赶来救下自己,次数一多也就没人再敢造次。因此,虽然现在是两族交战时期,族长阿妈也默许了她独自入林。
 
  随着天色渐黑,阿奴渐渐走到林子深处,忽然发现一个隐秘的树洞。她心中一喜,心想莫不是找到了那妖怪的住所?走进去一看,原来却只是一个平常的树洞,只有一块平坦大石在树洞中央。这神木林中的树都有千年之久,尤其是这树林深处的树木更可能已过万年,树粗得几十个人都不见得抱拢的过来。这个树洞足有一间大屋大小,虽然没找到妖物,但阿奴觉得以后把这里当个秘密基地也不错,阿妈要是责骂我的时候就躲到这里,让她找不着,看她急不急!刚想到这里,阿奴突然眼前一暗,便失去了知觉。
 
  原来看到阿奴走进树洞后,蒙坦便拿出一个蛊虫来,此虫如青枣大小,长的像一个大号的跳蚤。鸠蛮柯忙问这就是那法宝?蒙坦哼哼笑道:“此虫名叫‘忘情虫’,是我那故友木道人最珍贵的法宝之一,它能先让人失去知觉,在醒来后全身瘫软无力,巫力尽散,身子却比原来还敏感一些。它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能够以自身巫力笼罩受蛊者的巫力,让传难蛊和平安蛊都失去作用,因此对付这小妮子最合适不过。”
 
  鸠蛮柯将信将疑道:“真的有这么厉害?那木道人竟也舍得给你?”蒙坦道:“你可知木道人创出此蛊为的什么?他精通采阴补阳之术,几年前曾看上一个白苗女子,那女子家里也有高手布下传难蛊,结果他花了几年时间炼出了此蛊,终于采到了她的阴。现在他真身已成,再加上我帮他弄到手的宝珠,已经不再稀罕采阴补阳的功夫。我曾对他说起这小妮子的事情,他说这忘情虫正适合用在此处,因此便送了给我。”说到这里他阴阴一笑,舔了舔嘴唇,说道:“这个妮子今年应该只有14岁,肯定还是处女,一会逮到了先不忙交到教主大人那里,咱俩也先采采她的阴,能增咱们几年的巫功呢!”鸠蛮柯听到这里又惊又喜,他知道拜月教主修炼的神功不能近女色,所以这些年来拜月教逮到的白苗女子都可由手下任意享用。这次用白苗族长之女采阴补阳,必然会大大增进功力。
 
  只见蒙坦走到洞外一挥手,洞里的少女立马昏倒在地。两人又为以防万一躲在一旁,等了半天不见圣姑杀到,这才完全放心的走进树洞……
 
  阿奴醒来时发现发现自己躺在树洞中的大石上,不远处有个人影好像正在生火,自己身旁则站着个身着黑苗服饰的粗壮大汉,一脸淫笑的看着自己。阿奴刚刚醒来,脑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黑苗族的人本能的想先用出一招“万蚁蚀象”,然而却发现四肢软弱无力,几乎无法移动,身上的巫力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阿奴这下猛的清醒过来,大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把我怎么了?快放了我,不怕圣姑来要了你们的命?”想到圣姑婆婆,阿奴心里又稍微放心了些,毕竟之前无论什么危险,婆婆都能及时赶到把她救下。
 
  站在她身旁的正是鸠蛮柯,他大笑道:“哈哈哈,我们是黑苗族的好伯伯,你别害怕,我们带你去见见拜月教教主大人。”阿奴叫道:“我不见什么教主,我师父一会就会来把你们都杀了,你们快放了我,我可以让师父饶你们不死!”这时蒙坦生完火走了过来,嘿嘿冷笑道:“小妮子,你没听说过忘情虫吧,它能破了你那两个蛊的巫术,你的圣姑婆婆今天是不会过来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说着,手一挥,阿奴的衣服便完整的飞到一边,露出了一个洁白纯净、纤细娇弱、赤裸裸的少女身体。
  
  蒙坦的这一手是黑苗族特有的“卸甲功”,此功本是用来在战场上卸去敌人的盔甲,但此时蒙坦倒不是不想撕坏阿奴的衣服,一方面他们还要把阿奴献给教主,不能让她裸体着去,另一方面苗女的衣服里都藏有各种毒蛊毒药,用这招可以完全不触动这些毒物。
  
  阿奴今年才14岁,正处于少女将熟未熟的阶段,对男女之事还懵懵懂懂。此时蒙坦突然脱去了她的衣物,她一时间娇羞、愤怒、震惊之情一块涌上心头,想移动四肢却丝毫没有作用,只能放声大喊:“你们想干什么?婆婆救我,婆婆快来救我啊!”蒙坦戏谑的欣赏着阿奴红着脸又羞又怒拼命叫嚷的姿态,不紧不慢的对阿奴说道:“小妮子,听没听说过采阴补阳?你这样的处女最是珍贵,又何况你还有巫力在身,八成能增近我们俩几年的功力。我们教主不近女色,今天我们伯伯俩就来享用你了,嘿嘿嘿。”说着不顾阿奴的叫喊,双手开始在她身体上游走起来。
  
  阿奴纤细的身体如白玉一般光滑洁白,两个淡粉色的乳头在两个并不高耸的酥胸上俏皮的趴着,腰枝像小树苗一般娇嫩柔软,平坦的小腹上只有微微的一层淡淡的细毛。由于此时两腿并拢,所以还没有露出她最私密的地方。阿奴感到身上有一双粗糙的大手摸来摸去,只能徒劳尖叫,身体却丝毫无法动弹。然而,尽管身体四肢完全脱力,但皮肤却变得十分敏感,仅仅是触摸已经让她身子发麻,两腿之间的粉红花瓣有了奇怪的感觉。
 
  此时鸠蛮柯也早就急不可待,粗暴的把阿奴的两腿打开,头凑到阿奴嫩嫩的私处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称赞道:“真香啊,真香!”确实,阿奴的小穴散发出一种迷人的味道,有种酸酸甜甜的感觉,散发出没有完全成熟的少女下体特有的娇嫩的气息。那颗小巧精致的阴蒂在肉皮里害羞的藏着,仿佛自己不敢见人似的。嫩嫩的阴唇是漂亮的淡粉色,在树洞闪动的火光里透出美丽的光泽。她的小肉洞隐藏在小小的阴唇下面,只露出一点点娇俏的肉壁。而在私处下方,她的嫩菊也是世间罕见的美丽,像艳美的菊瓣,可怜巴巴的皱皱着。
 
  14岁少女尚未完全成熟的下体让鸠蛮柯这个粗人看呆了。他平日也只能干上一些村内的野妓,何时见过如此标志可人的少女身体,他呼呼的喘着粗气,却只能强忍着等蒙坦先一步行动。因为蒙坦不但在教中比他地位略高,而且此次抓到阿奴也全是他的功劳,因此采阴补阳之术理应让蒙坦先来。
 
  只见蒙坦的手不慌不忙的游走到阿奴的私处,他用两只手指细细分开了阿奴的两瓣小小阴唇,俯身把脸凑过去接着火光细细观察。此时阿奴已经叫的累了,只是还在不断的试着扭动身体,却仍然没有丝毫效果。少女的私密之处这么毫无遮拦的暴露在两个男人面前,让她又恼又羞又无助,不觉眼中已流出泪水。
 
  蒙坦一直在仔细观察着阿奴的私处,并用手指在阿奴的小穴口细细抚摸,又把中指插入那柔软的小洞里上下左右的探探,接着把脸贴近阿奴两腿之间,好像在思考什么。只见他先是面露疑惑,接着又有些惊讶,最后开始渐渐变得愤怒,而他抚摸阿奴小穴的手指也开始变得粗鲁起来,弄到哭泣中的阿奴忍不住低声的“嗯”了一声。终于,他猛地站直身子,满脸怒气的嚷道:“他奶奶的,这个小妮子竟然已经不是处女了,咱们采不了这妮子的阴了!”
 
  原来,采阴补阳本是一种道家的养生术,讲究和女子做爱时不射精,反而吸取女子的阴精,用于强化自己的内功。这种道术后来流传开来,在流传的过程中有了许多改变,被不同的教派化为己用。其中,黑苗族的采阴补阳术可以随意射精,但必须用处女。女孩刚刚破裂的处女膜和处女之血都是增加巫力的最大关键,只要处女膜尚在,便可由多人在短时间内轮流采阴,这也导致被黑苗族抓到的外族处女第一次就会被许多人反复轮奸。
 
  然而让蒙坦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只有14岁,看起来粉粉嫩嫩清清白白的白苗族长之女,私处竟然已经完全没有处女膜,应该是处女膜的地方整洁嫩滑,甚至没有丝毫肉屑残留。这样的女子对黑苗人来说根本无法采阴补阳,蒙坦的如意算盘一下落空了,不由得又惊又怒。

  鸠蛮柯也奇怪道:“不会吧,这小妮子不才14岁吗,怎么就不是处女了?”说着也扒开阿奴的私处看了看,却看不出什么门道。蒙坦冲阿奴骂道:“奶奶的!你说你什么时候和人干的?这么小就和人干过了,你说你是不是个小淫娃!”阿奴把头侧过一边,心里想到自己最隐私的地方和最隐私的秘密都被人这两个陌生男人知道的一清二楚,而圣姑婆婆又丝毫没有来救我的迹象,心中已经产生了听天由命、自暴自弃之意,于是紧闭着嘴不说话,只任由眼泪从脸颊旁滑落。蒙坦见她不回应,更加生气:“原来你是个小淫娃!哈哈,小淫娃!我今天采不成阴,你却也别想好过了!哼哼,看我怎么玩得你生不如死!”他说着一翻手腕,手里已多出了一只奇形怪状的蛊虫。
 (未完待续)
kuikui
註冊 6
發表於: 2012-09-25 19:39
都没看过,不了解情节
dreadlord
註冊 4
發表於: 2012-09-26 21:15
写的不错,很真实
moonsun2008
註冊 7
發表於: 2012-11-05 10:35
慢慢的往日本情色方面转化了,异物癖啊
pkufong
註冊 5
發表於: 2013-07-13 00:02
太长了没仔细看

 

1頁 (共3頁)   1    2    3    下一頁 
論壇首頁  ‹  E zone  ‹  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