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註冊 
論壇首頁  ‹  E zone  ‹  E2
 現在時間 : 2016-12-05 08:25, 星期一
【個人原創發表文章專區】

內容

E2【個人原創發表文章專區】
1頁 (共39頁)   1    2    3    4    5  ...  39    下一頁 

【原创】难忘的一次江苏出差(一)

jxyichen
註冊 7
發表於: 2009-07-22 11:52
jxyichen
註冊 7
發表於: 2009-07-22 16:55
亲吻着她的额头,然后是眼睛,确切的说是眼睫毛,然后看见她的鼻尖相当的美丽,有着一点点细细的汗珠,如果不是靠的像我那么近看的像我那么专注是发现不了的,于是情不自禁的亲了一下,恩,刚才还闭着的眼睛怎么睁开了,不行,我要争取主动,于是开始亲吻她的下巴,脖子,回过来开始伸出舌尖轻轻的舔着她的耳垂,这时瞄了一下,发现她的眼睛又闭起来了,在头部慢慢的来回亲了大约5-6遍,大家要问:“为什么不去亲她的嘴呢?”晕倒,这个是行规,不许亲嘴,除非妹妹主动,这时她已经慢慢的不能自持了,两只顶在我胸口的胳膊开始放松,然后不自觉的箍在我的脖子上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要亲亲她,于是正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我的动作停了下来,她被这时短暂的停顿惊醒(如果说刚才的一切只是在梦里),眼睛睁开看着我,正好和我的眼神碰在了一起,我于是从强烈的接吻的冲动中恢复过来,看着她的鼻尖深情的问了下去,她可能也看出了我的无奈,猛地一抬头,于是我们两个的炙热的嘴唇很意料之中的碰在了一起,一口,两口,慢慢的吻得越来越深,我于是忍不住把舌头伸了进去(忘了是去嫖妓的),她也很配合的把嘴巴形成负压,牢牢的吸住我的舌头,好像生怕我溜走了,于是我们就这样紧紧的相拥着狠狠的喝着对方的口水(当时怎么这么糊涂,万一是装纯的浪女怎么办,后怕中,顺便鄙视一下自己的控制力),这时我们慢慢的进入了半疯狂的状态,我的套套里的东东涨的比刚才大10%以上,突然想找个归宿,但是仅存的一点点理智让我不想现在就进入她的身体,因为我要的是半套,还没有咬呢,于是我挣脱她热情的怀抱,一下子把舌头从她嘴里抽出,身体也转了180度,分开她白皙的双腿,趁她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时候,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她的私处,虽然没有杨海玲同志那么的极品,但也是属于珍品的级别,样子怎么描述呢,因为光线的问题,看的没有第2天清楚,所以具体的在第2天在描述,为了安全起见,我还仔细的闻了一下气味,还好没有异味,只有淡淡的体液的气味(鄙视那些说有香味的文章,除非喷香水),小阴唇只有一点点露在外面,在灯下有点亮亮的体液滋润着这个部位,不是白白的黏在那里的,我发现这时她的头翘了一下,估计有点回过神来,这样会前功尽弃的,于是我毫不留情的把我红肿的火腿肠放在了她的嘴边,她毫不犹豫的张开嘴巴含了进去,因为这个也是她的服务项目之一(可能当时她是这么想的)啊,天那,角度不对啊,有点痛,这些都是我当时的感觉,但是我还是不舍得离开她的体热,更何况是这么漂亮的妹妹啊,慢慢的我看到她的小蛮腰在轻轻的扭动,腿也不自觉的一张一合,当然,我是不会让她全部合起来的,激情在释放,热血在沸腾,我的双手不自觉的开始玩她的阴唇上的体液,怎么越来越多呢,再次确认了一下,没有异味,这时,可能她发现角度不对,然后用手把角度扳了过来,越来越舒服了,于是差一点喷涌而出,不行了,在这样下去会提早结束战斗的,不管了,听说女人也很喜欢男人咬她们,于是我奋不顾身的把头埋进了了她的双股间,把舌头伸了进去,刚开始还不知道书上说的口技如何施展,慢慢的,感觉到我吸她阴核的时候,她的嘴巴会不由自主的停止动作,然后大口的喘气(他妈的,到底我是鸭子,还是她是鸡啊),接下来,好像默契形成了,我舔到她舒服的地方,她的腰肢就会扭动,好像在逃避,又好像在寻找,说说体液的味道,他妈的,鄙视说过是甜味的那些人,微微的有点咸,滑滑的,而且有些腥味(只是不可避免的尝了一下,没有像第2天那样喝下去),现在终于知道了,其实很多所谓的良家还没有这种类型的妹妹干净,还装的那么纯。

再次进入正题,总不能一直为她服务吧,于是趁她大口喘气的时候,把我的火腿肠拿了出来,人也走到了床下,并把她也横了90度,对准了,直接刺了进去,因为有工业的和人造的两种润滑液的共同作用,所以一下到底,对于我还剩下1厘米左右在外面,靠,她他妈的一下子坐了起来,差一点撞到我的头,我估计太突然了,使她反应过于强烈了,奇怪,这个妹妹不是哑巴,怎么到现在一点叫声都没有啊,难道是还没有到兴奋点(其实我错了),于是我想虽然我不是很厉害(跟吃药的比),但是既然已经到底,我再努力一下,应该没有问题的,于是在想的同时,我开始半蹲着开始动作(鄙视一下SN老板,不把床的高度设为可以调整的),突然开始同情日本的男优,因为我本来以为用这个姿势会很爽,其实,好累哦,而且发现血液也来越往腿部流去,火腿肠越来越没有感觉了,不行,这样怎么可能让她发出呻吟呢,于是拦腰抱起她,重新把她放回枕头上,我也上了床,刚才一用力,差一点全部软掉,幸亏现在可以舒服的躺着了,一想到这个有感觉了,然后开始亲她的咪咪,刚才怎么忘了亲啊,鄙视一下自己,一边亲一边用两只手掌托住,尽量让它们保持原来的形状,突然,我的目光移到她的脸上,发现这时,她正紧紧的咬住嘴唇,眼角竟然憋出来一点点的泪花顺着她美丽的眼角开始慢慢的往下流,我突然停住了所有的动作,难道我弄痛她了,这个在SN里面可能被打哦,但是事情好像没有那么复杂,因为我看她的表情好像不是由于痛苦而变形,而是有点星眼朦胧的感觉,在这个时候,她的眼睛开始慢慢睁开,发现我正在看她,于是娇羞的把目光移向了别处(这个不是妓女应该有的表情,而更像新娘的神情),看我想问她什么,她用刚才还紧紧抓着床沿的手,象征性的包住了我的嘴巴,然后像我点点头,我还以为她点头的意思是痛呢,傻了,于是我松动了一下我稍稍发胖的身体,准备拔出我的火腿肠,她感到我的动作后,摇摇头,眼睛看着我,突然往我腰上把两条腿一交叉来个锁定,两条胳膊也给我的脖子来了一个环抱,这时,我轻轻低下头,吻干了她眼角的泪,咸咸的,像我当时的心情一样(靠,他妈的,嫖个妓女还要看她脸色,真菜),可能她曾经是个好女孩,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然后她闭上了眼睛,我又轻轻的拿嘴唇拨弄着她的眼睫毛,慢慢的,轻轻的,然后是鼻尖,,最后是热情的嘴唇,这时我突然想到,我刚才亲过她的竖嘴,然后又开始亲她的横嘴,嘴角一咧开,轻轻的笑了,她睁开眼睛看看我,骂了我一句:“你傻啊。”,然后又甜蜜的闭上了眼睛,我扫了一眼墙上的钟,靠,还剩3分钟,算了,准备走人,就当为祖国的花朵浇灌了一下,靠,还没有浇灌呢,加钟,算了,这种状态,再加两个钟也不能浇灌了,准备起身了,这时妹妹确紧紧的抱着我,我说,我要走了,朋友们在等我了,她说不要走,你还没有给我全部的爱呢。我说:“时间差不多了,加钟的话对不起请客的人。”

她说:“你如果想留下来,加钟的钱,我帮你付了。”

我晕了,腰上和脖子上的脚和手还紧紧的盘着,我动了一下,出不来,再用了一点力,我发现她把头转过去了,眼泪,他妈的又是眼泪,我晕了。我妥协吧,不,一个强烈的想法,骗钱,于是,我猛地拨开她的双手,身体往后一跪,两手把她锁住的两腿分开,站了起来,我的火腿肠还直直的挺着,不管三七二十一,总归要在这个时间出去,不然就被坑了,这个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但是,当我穿上裤子的时候,我回头无限留恋的又看了她一眼,猛然间她的目光变成了怨恨,把头转了过去,我想算了,虽然你的肉体很诱人,但是RMB不是那么容易赚的,正想拿起衣服穿的时候,突然,妹妹抱住了我(太突然了,如果她没有说话的话,我还是会走的),但是接下来她说了一句话:“你如果喜欢我,今晚我跟你走。”而且是那么的斩钉截铁,柔软的胸部紧紧的贴在我的脊背上,我这时又动了心,想想可以顺便解决一下,就同意了,我留了电话给她,说好,20分钟后大门口见。

等我回去的时候,包厢里空无一人,我心想,他妈的,我还为他们省钱,他们不会走了吧,还是还在战斗呢,于是叫来WAITER一问,才知道这帮畜生10分钟就他妈的结束了,还全套,真浪费,还好已经结账完毕,走了已经一个小时了(后来才知道,我同事晕床了,吐了小姐一身,自己还被搞到医院了,哈哈,顺便鄙视一下他的酒量和色量),那两个仁兄把他送医院去了,我的手机在柜子里锁着,所以他们走先。

于是,过了10分钟左右,我开始整理行装,因为我想20分钟的约会可能是真的哦。穿完衣服后,看看手表离约定时间还有2分钟,于是在大厅开始换鞋,慢步走出宾馆,这个城市和我们3年前比完全不一样了,快11点了还是人来人往,灯火辉煌啊,看着街上川流如梭的车子,我陷入了沉思,我真是贱,还跟一个妓女妹妹搞一夜情,哈哈,这在自嘲的时候,宾馆隔壁的一扇小门开了,走出来一个带着棒球帽的妹妹,嫩黄色的吊带衫外面罩了一件白色的披肩,下面一条牛仔短裤把白嫩的腿部完全的展示在了我面前,脚上一双可能是匡威的帆布鞋,我靠在电灯的杆子上看看手表,又看看宾馆的大门,想着,可能被涮了,妓女哪有上班时间这么自由可以出台啊,呵呵,刚准备拦出租走人,突然看到棒球帽妹妹在朝我微笑着走来,我以为在跟我身后的人打招呼,回头看了一下,发现有个红绿灯的杆子,难道我这么有魅力,或者她在跟马路对面送秋天的菠菜。

正想着,活力妹妹已经走到我跟前,一把挽起我的胳膊,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我这下仔细的看了一下,哈哈,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一会功夫,野鸡变凤凰了,因为完全不同的衣着,完全不同的化妆,正在惊艳中,妹妹说了一句相当雷人的话:“穿上衣服就不认识了吧。”可能她的意思是换了衣服就不认识了吧,说的快了,就变成了这样,至今我还经常用这句话取笑她,哈哈!!!

(待续)
jxyichen
註冊 7
發表於: 2009-07-24 15:09
昨天看到有人说了一个“皮花”,让我郁闷了很久,再加上前天晚上在KTV喝酒到凌晨1点的后果,一天没有心情和欲望更新,但是今天头脑开始清醒,想想个别人的行为,怎么可以毁了我们大部分人之间的感情呢,于是在办公室开始修改润色我的初稿,希望可以给各位一个完美的交代。
突然,她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口误,再看我贱贱的淫笑,一顿对地乱呸,当然是“呸呸呸”个不停,一抬头,看我还在贱贱的看她,这时少女的娇羞与蛮横一起涌上她的心头,对我一阵黄瓜拳后又默默的低头偷偷的拿眼角瞟我,终于在感受了她的一阵舒服的暴打后,我觉得不能太过分了,人家毕竟是女孩嘛(虽然受过声色犬马的熏陶),再看她娇羞的眼神,于是,我就顺坡下驴,开始转换话题:“走吧,饿不饿,我们先去吃点东东吧。”

(因为根据以往我在KTV的经验,一般小姐在事前总会顺便敲诈你一顿不是很丰富的夜宵,还有可能呼朋唤友的叫上几个工友一起来分享我们劳动人民用血汗钱换来的夜宵),她问我:“你饿不饿?”我们刚才腐败了一顿丰盛的海鲜,怎么可能因为战斗了45分钟而饿了呢,我想,正好看看这个妹妹的品质再决定是否包夜,“我不饿,AND YOU?”,”ME TOO?”天那,这个时候我彻底惊呆了,因为,我的口头禅是顺便说一个简单的英语,没有想到,她竟然回答的如此流畅,刚才只是想知道,她是不是那种贪吃的饿妹,没想到还让我试出了她的英语。可能她觉得我嘴巴张的那么大,肯定有什么原因,她也愣愣的微微张着嘴巴看着我,我不想再犯迷糊了,因为一直都知道欢场的妹妹没有用真名的,所以一直不问妹妹的名字和年龄等等信息,因为在之前这种连“一小时情”都不到的水乳交融,除了释放了精子和银子之外,不会留下什么深刻的回忆,最多是偶尔在选择的时候会顺便想到一下那些曾经给我万般柔情的肉体们,因为她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修炼的可以灵魂出窍,对男人不挑,只要可以给得起小费,不管你是早上掏粪的传祥叔(工作没有贵贱,我没有鄙视他们的意思),还是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西门町伯伯,她们都可以一视同仁,关怀备至的提供一切服务(有几个例外,我的女主角包含在例外里,从后来的了解中得知,庆幸一下先)。

我突然什么都不想了,只想和她背靠背坐在阳台上,听听音乐,聊聊过往……,最浪漫的事难道要在我俩之间上演吗,我终于不装了,我终于不想了,于是我一把抓起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的妹妹的手,“走,不吃了”,命令般的把她塞进刚刚拦下的一辆出租车了,我也一屁股坐进车里,“去淮X宾馆”,因为上次出差发现这个宾馆还不错,因为以前是政府的定点招待所,所以装修什么的都很好,价格又不贵,于是已经预约了一个标准间,这时,直奔宾馆,心里只恨中国的道路交通法怎么会有车速限制呢,过了8分钟左右(对我来说可能是八年,也有可能是八百年),车子到达宾馆雨棚下面(反正就是下车进门的地方),拉着妹妹直冲大厅,“师傅,你的车钱。”一个声音传来,我又回到现实中,于是付钱,给10元,找了2元,因为司机找钱速度超快,不然我估计我连找钱也懒得要,走进大厅,本来想直冲房间,一想不对,那个鸟人应该已经登记入住了吧,反正不去想他了,再开一个房间吧,问了一下,有一个豪标房(后来才知道,太值得了),折后340元(妈的,离12点还有半个多小时,不然还可以再打折(算了一下快乐的时间总是过的太快,9点去的SN,9点半左右去的包厢,挑好10点左右,开始到炮房开战到11点左右,等妹妹到11点20左右,坐车8分钟左右),所有的一切时间里只有最后的8分钟是度日如千年,其他的时间都是很快,很快)妈的,这个时候还在算钱,鄙视自己一下,不过工薪阶层嘛,可以原谅,呵呵。

刷押金600元,然后拿房卡,去2号楼的11楼,电梯还是那么破旧,伤心一下,赚那么多钱都花哪里去了,这帮宾馆的老大们,电梯叽叽嘎嘎的到达了11楼后开了门,红色的地毯还不错,可能不久前刚换过,还是最新潮的剪绒的,雍容不失典雅,高贵不失情调,妈的,难道是考察宾馆装修的吗,把主要任务差点忘了,找到了,1109,插卡,变绿,今天还蛮顺利的,拔卡,进门,在灯的地方插入卡片,灯亮了,于是把妹妹让进房间,运动鞋踩在地板上的叽叽嘎嘎的声音砸在我的心坎上,等不及了,各位是不是以为我骚的不行了,其实不是,我是太想了解妹妹的身世了,难道是传说中的大学生客串,关上门,锁好保险扣,把灯全部打开,巡视一下房间先,有没有人当钟点房用过,顺便看看有没有阳台,还是有点失望,没有,不过房间正中间的一个1米8的大床还是我很喜欢的,走到床前,妹妹脸朝窗台轻轻的坐了下来,我看了一下窗外的风景,靠,半夜了,有个屁风景,只有空调外机的热气在往上涌,原来是这个2号楼是改建过的,当初的中央空调效果不好,要全部换掉成本太大,所以用了最新潮的春兰牌空调(江苏人肥水不流外人田),于是关上窗,拉上窗帘,看着妹妹,妹妹以为我要继续和她战斗,头低低的看着地板,我走到她跟前,蹲了下来,向上看着她美妙的面容,,这下我鼓起勇气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没有一丝的邪念,然后轻轻的我捧住了她的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上学在哪里,现在几岁,反正你的一切,你告诉我,我听,只要你愿意说!!!”我有点语无伦次了,她这时微微的挪了一下身体,好像在说,你不要问太多了,我们不要这么老套,问着SN客人们一样的问题,但是我的眼神是那么的炙热而真诚,让她有点不知所措,所以只能用挪动身体来掩饰她内心的不安(后来证实),我捧着她的清秀的脸庞,用大拇指在她脸上轻轻的抚摸着,发现除了一点点由于上夜班而不可避免的熊猫眼雏形外,其他地方真的无可挑剔,淡淡的眉毛,微微上翘的眼角,糯米团一样的鼻子(人家都形容是坚挺的鼻梁,你怎么用糯米一样的,其实我说的是亲上去的感觉),微微泛紫的嘴唇,恩?看到这里我不知不觉吓了一跳,怎么嘴唇会微微泛紫呢,我正在奇怪中,她轻轻的把棒球帽前露出的留海用手指梳理了一下,然后幽幽的问我:“你真的想听吗?”我坚定的点了一下头,于是她跟我讲起了她的过去,她说她叫安小雨,今年19岁,家里排行老二,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在县里上学,一个上高一,另外一个曾经上初二,来自四川汶川的一个小山村,我仔细的听着她说的每一个字,在我听到汶川两个字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快要麻木的双腿突然一下子失去了支撑一样的跪倒在宾馆的地板上,我是什么人啊,地震的时候的惨象还没有从我心里抹去,当时还踊跃的捐了三分之一的工资,刚才还在折腾自己受苦受难的姐妹们,正好现在这个姿势是一个赎罪的姿势,于是我也不想再调整了,就这样静静的跪在她的面前,她也呆呆的说着过去,可能真的伤心了,吧嗒一下,一滴泪落在了我的她的腿上,于是,我抬头看了她的眼睛,模糊的双眼已经没有刚才的神采了,接下来,她低下了头,用两只交叉的手臂垫住了脑袋,棒球帽被帽檐顶到了地上,我原先捧着她脸庞的双手正好抱住了她的脖子,于是我轻轻的拍着她的头,“哭吧,哭出来会好点的。”后来我知道,她的原先念初二的弟弟在地震中离开了她,慈祥的母亲由于惊吓中了风,父亲被压断了左脚,现在勉强可以自理和护理中风的母亲,在读高一的弟弟也辍学了,她也从一个活泼可爱的高三快要高考的可能腾飞的凤凰变成了鸡窝里的金鸡,所有的一切变化都是那么的突然,因为这时的她已经哭成一个泪人,所以后面的事情我是后来才知道的,慢慢的,没有了哭声,连抽泣的声音也没有了,呼吸开始均匀起来,我的膝盖开始离开我的身体,难道是做梦,掐了一下,一点感觉都没有,不是,我是罪人,这是事实,女孩怎么了,我轻轻的推了一下她的头,没有动静,我于是把双手撤回来捏我的双腿,不,捏不知道是谁的双腿,稍微有点感觉了,于是艰难的站了起来(像举重运动员),走到床头柜控制开关箱那里,把所有的大灯全部关掉了,剩下一盏墙上的壁灯在幽幽的发出柔和的黄光,回过头看看妹妹还保持原先的姿势,可能睡着了,我想,要么让她舒服的睡吧,我就在边上守着她,于是我把她抱了起来,把她像我当初抱老婆一样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然后跪在床上一小步一小步向着中间挪去,生怕把她吵醒了,她的双手像小猫一样缩在胸前,我把她慢慢的放在了床的中间,糟了,忘记把被子翻下来了,慢慢的我解下了她运动鞋的带子,轻轻的把鞋子脱掉, 果然是匡威的,看来我的眼光不错,白色的运动袜没有一点黄黄的汗渍,本来想让她谁的舒服点,想把她衣服脱了,后来想想还是不要了(各位应该明白的),就这样让她睡吧,于是我又轻轻的翻箱倒柜找了一条毛毯出来给她盖上后,因为床头的位置是朝西的,所以把她放成朝右睡后,其实她是背对着窗户的,我慢慢的走到窗边的一只椅子上坐下,开始用一只手支着头,后来是两只手支着头,再后来不知道了,估计睡着了。(待续)
hongxua
註冊 8
發表於: 2009-07-24 16:47
太大段了,很难看
sotype
註冊 7
發表於: 2009-07-24 16:52
好地方 还是苏北啊
最愛名車
註冊 10
發表於: 2009-07-24 20:50
還是沒完,唉 真累
dwjhope
註冊 7
發表於: 2009-07-24 21:55
长篇小说~~~
不过情节有地吸引~~~
dakezi
註冊 7
發表於: 2009-07-24 23:16
楼主文笔不错也
nhdxzyb
註冊 7
發表於: 2009-07-25 00:58
写作文吗
owenbeckham
註冊 7
發表於: 2009-07-25 12:00
描写非常细致嘛,都可以拿去出书了

 

1頁 (共39頁)   1    2    3    4    5  ...  39    下一頁 
論壇首頁  ‹  E zone  ‹  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