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註冊 
論壇首頁  ‹  E zone  ‹  E2
 現在時間 : 2016-12-11 11:13, 星期日
【個人原創發表文章專區】

內容

E2【個人原創發表文章專區】
1頁 (共5頁)   1    2    3    4    5    下一頁 

[原创]王庄旧事

hxsoft
註冊 9
發表於: 2009-03-18 14:03
hxsoft
註冊 9
發表於: 2009-03-18 14:03
竹林风
村民吝惜自己的土地,也爱种竹,房前屋后总要植上几株。幸而,竹子生命力强,比那一畦畦的青菜好养活,毋需刻意去照料。

等到来年春雨浇透,那笋尖就密密匝匝地,“噌-噌-噌”地往上长着、冒着。

一过盛夏,这新陈交替的竹影就会随风摇曳。农人们不大懂得欣赏,只会坐在竹下说,好风!好风!

经年累月下来,村子就时时掩映在层层翠竹之间了。

在吃不饱的苦难岁月里,这春天的竹笋可是农家桌上难得的珍馐。

从土里拔拉出来,剥去笋衣,切成片或条,就能炒着吃,可免不了有极重的涩味。巧法是有的,把笋皮儿在滚水里烫过,用笊篱捞上来漉干水,切点儿青椒,放锅里炒匀,就生脆好吃了。

当然,晒干了,待秋后吃风味独具的盐煮笋,那又是孩子们的一大盼头。

不光这些,竹林里也是风景这边独好。

早晨,露珠在竹叶尖上闪亮,仿佛呢喃细语着昨晚做的美梦。薄薄的雾气在湿润的林间飘浮,竹林就轻扬起手间这一指面纱。竹林中静极了,侧耳细听,好像有竹叶翻转的沙沙声。可纹丝不动的叶子又使你觉得,耳朵受到了愚弄。只有来林间觅食的母鸡,那啄动的声响,才会打破这层静谧。

过了晌午,火辣的阳光直射进来,在竹林间的空地上洒下斑斑驳驳的星辉。不禁使人想起一首歌中所唱道:摇来摇去,摇碎点点的金黄,伸手牵来一片梦的霞光……

脚踩在竹叶铺成的地毯上,有说不上的温软和感动。

倘若真的起风了,叶子簌簌地响着,快乐地歌唱:哗啦啦啦……哗啦啦啦……。一片叶子掉在肩头,舍不得掸去。手拈着仔细端详,才发现叶落原是护母根。龚先生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诚哉!壮哉!

置身其中愈久,愈觉这林子从不曾存在过。恰如佛家语:一切皆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它美得好不真实!
好想那片竹林。
hxsoft
註冊 9
發表於: 2009-03-18 14:03
风雨浮桥
出村口,一湾溪水绕村而过,将村舍与农田分隔开来。宽愈九尺的两岸间,就是用圆竹和麻绳、藤条编成的浮桥。

没有人去考究过它是怎样建成的,反正村里人开始记事的时候,它就在那儿了。人们所要做的,只是不忘去替换掉上面朽烂的部分,让它时时如新地去承载村民们的希望。

成年的我,每次踏上这浮桥,一高一矮两个淡淡的身影,总会使记忆充满温情的馨香。

儿时,和我家搭邻住的是搬来的一户李姓人家。我管叫李二伯、李二婶。他们家有一个女娃,常梳俩羊角辫,光着个脚丫满屋窜兜。村里人都不叫她真名,喊她“二小子”,李二伯一家听得乐呵乐呵的。我当时也纳了闷了,明明一丫头片子,不叫“二丫头”,叫啥“二小子”?及到年长,我也明白过来了。我们男孩儿上树掏鸟窝、下水摸鱼、做弹弓打鸟,她也干,甚至比我们出色。每次她掏的鸟蛋数儿最多,抓的鱼个儿最大。不服气了,就拿大人口气数落她,“叫你掏,叫你掏,将来做人家媳妇儿泡茶比猴尿骚。”我们这里的习俗,就是女子不能掏鸟窝玩鸟,否则出嫁后泡的新媳妇茶是有骚味儿的。但是我们不叫她“二小子”,美得她!“叫什么来的好!”“疯丫头!”“好,就叫疯丫头”,这“疯丫头”就在我们中间叫开了。她倒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不小心被二伯、二婶听了去,少不得骂我们“小鬼滑头”,我们就“吓”得扮着鬼脸,吐着舌头散了开去。

日子就在我们,一群群的玩闹中无忧无虑地打发了。原以为,我跟她的交情就仅此而已。渐渐地,我们告别了高小,读进了乡中,冤家路窄的又变成了同桌。

一个大雨滂沱的上学日,她打了一把精致的小花伞。精致的骨架,美仑美奂的花纹,处处透着洋气。而我藏在抽屉里的是一把油黑发亮的布伞,早已褪掉了原来的色彩。本来,打一柄花伞就已经够炫耀了,她还讥笑我的伞是垃圾堆里刨出来的。“士可忍,孰不可忍。”我趁她下课上厕所的当儿,将她的伞放在人人必经之路,“皇天不负有心人”,一个冒失家伙“腾”的一脚,将花伞糟贱得面目全非。看到哭得稀里哗啦的她死拽着那个冒失鬼索赔时,我感觉一股快意开始升腾。然而,好景不长。不知那个“小人”告了密,我这个幕后元凶被揪了出来。她却没有选择去告老师,这让我窃喜不已,大有逃出升天之感。雨在下午就停了,我不用费心考虑要不要共伞回家了。回家的路上,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走着。我始终感觉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在我背后,这使我忐忑不安。走至半途,她一个箭步赶上来,嚷着:“你赔,你赔,这是我的生日礼物,你快赔呀!”,哽咽着的声调和着夺眶而出的泪水使我不敢直视。多年以后,我知道那就是所谓“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我不声不响地继续走着,可能是我的漠视激怒了她,高半个头的她冲过来,抓着我后背的书包一甩。我整个人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推下了一米多高的土坎。失去重心的身体和踏空的双脚在着地的一瞬,发出怪异的“咔嚓”声。

我感觉右脚的大脚趾有锤击般的巨痛传来。我哭了,她笑了“不羞,不羞,男子汉掉眼泪,哭起来像个婆娘。”待看到我痛苦的表情和裂开的鞋口中露出的一截红肿流血的大脚趾,她慌乱地跳将下来,将我搀扶上去。又去田埂边采了些不知名的草叶,去池塘洗净,用口嚼烂,敷在我受伤的脚趾头上,然后用她的小手帕细细地包裹起来,还不忘扎成个翩翩起舞的蝴蝶结。“你这是干什么?”我疑惑地大叫。“别动,这是草药,可以疗伤的!”“笑话,你父亲是篾匠,哪认识什么草药,少糊弄人了!”“我父亲以前是抓蛇的。”“我这又不是叫蛇咬伤的,难道你是蛇吗?”“你真笨,常治蛇毒,不就知道药性了吗。”不知是这句话起了作用,还是药真的有效,我也不觉得有多疼了。在她的搀扶下,我一瘸一拐的走回家。路上我们生怕被熟人看见,这要是传了出去,还不笑话死我们,闹个谣言满天飞。不过一路上,我感觉自己有了些甜蜜的心事。


此后的日子,我们变得形影不离,一起上、放学,一起做作业,一起踏上那晃晃荡荡的浮桥。她当起了我的“护花使者”,每次我受了气,她总会帮我出头。而她的成绩,也在我的帮助下进步起来。直到有一天,村里来了两个穿着时髦的夫妇,不知在李二伯家说了什么。当天下午,就扯着哭哭啼啼的“二小子”走了,我闻讯赶过小桥头,只见到风吹得浮桥好长好长。在二伯家,我看到了泪水涟涟的两位长辈,他们交给我一封还没来得及封好的信,信是“二小子”留的,仿佛是一种约定:毋相忘,常写信……

此后,我常常在村头等信。三年后,我考上学校要离开村子了,信仍是杳杳。只是知道了一个真相:“疯丫头”是二伯家从半岁的时候就抱来养着的。

村子在飞速地变化着:我们的乡由县里划到了开发区,邮编变了,称呼也变了。风雨中为村民服务了上百年的浮桥拆了,修起了钢筋水泥桥,终于可以不用在下雨天颤颤巍巍的行走,汽车、摩托也畅行无阻了。我也不再沉缅于往日的情怀,只是想知道:她在他乡还好吗?有没有忘记这里生活过的日日夜夜,还记不记得最后一封信许下的承诺?唯一没变的是二伯、二婶互相搀扶着在村头凝望的身影。我也知道,他们会一直这样站下去,直到站不起来的一天。我终于懂得:有一种爱叫作放手!
hxsoft
註冊 9
發表於: 2009-03-18 14:04
背影

我的爷爷奶奶

如果上溯五代,我的祖上是个不第秀才,靠租种几亩薄田过着耕读日子。到了我曾祖父时,家境已大不如前了。曾祖父育有四子一女,曾祖父算得粗通文墨知道孟仲叔季,爷爷排行第二,就给爷爷取了个名“仲元”。

爷爷目不识丁,人又极老实。我奶奶家原是刘姓大户,也是家道没落,九岁就嫁与爷爷作童养媳。这就是我从父亲处能听到的关于爷爷奶奶的最早事迹!

小时候,爷爷常给我讲他的光荣遭遇:在四几年的时候哇,日本兵占领了岳阳(我估计就在“洪山惨案”前后)。日本人伙同地保汉奸们,闯进了村子要抓壮丁做苦力。爷爷因为正值青壮,就和村子里的一些农民一齐被绳子一串串地绑了去,旁人营救不得。爷爷在途中听说,要先送往东北,再抓到外国去,心中更是着了慌。原来在早些时候,爷爷就听走方郎中说,外国的人就光喜欢吃人的肉。爷爷不知如何是好!又暗暗寻思着脱身之计。爷爷知道横竖都是死,还莫若死在自己的地方。于是勇从胆边生,瞅着在途中换岗哨的时候,撒开泥腿就往苞米地里跑。三、四个日本鬼子发现了,叽叽哇哇地追了过来,爷爷没命似地狂奔着。那几个鬼子,看看爷爷要跑没影了,就举枪射击起来。爷爷只听到身后,呯-呯-呯地响,然后感觉大脚趾一阵灼热,也来不及细看,就一头栽到草丛中去了,再也不敢动。就这样,一直挨到天黑。寻着旧路,深一脚浅一脚地摸了回来。到家时,天已大亮。每次说完这段惊心动魄的故事,爷爷总要搬起右脚上那黑乎乎的大脚趾头让我们看。

爷爷有时也讲60年前后的祸事,这是一段人们不愿提及,却又不得不面对的过去。

可怕的饥馑像瘟疫一般在村子里蔓延,饿得头晕乏力的人们,想着法儿的填饱肚子。从田间地头可食用的马齿苋、蛤蟆草等野菜,吃到树皮、糠麸。堪堪可吃的东西吃尽了,就挖观音土吃,有的人吃了之后肠道梗塞,也就活活痛死了。爷爷和奶奶拉扯着两个姑妈和我爸,靠着这些东西渡过来了。

后来读到史书中有记“饿殍浮路,哀鸿遍野”时,就有了更深刻的体会,疑心这段往事,就是一个真实的写照。

记忆里的爷爷喜欢剃一个光头,明明晃晃的,好像冬天里的太阳。幼时的我,趴在爷爷背上,有事没事就喜欢去摸!有时摸得兴起,就使着巴掌用力拍得“啪啪”直响,爷爷乐乐呵呵地笑说:乖孙仔!乖孙仔!妈妈看见了,就过来拧我:不懂事的小畜牲,爷爷不能打的。看到我急得哭了,爷爷就会说:打得的,打得的!再来,再来!就握着我的手,去拍他的头,直到我破泣为笑。成年后的我,愧疚之情日盛,爷爷竟是用自己的头来做孙儿的“玩具”!

在我六岁那年,卧病才两天的爷爷,就在一个清晨,在我做着熟梦的时间里死去。其时,我还是个不知道悲伤,不懂死亡是何物的年纪。我被七七八八的响动惊醒,看到爷爷被人从床上抬进棺材。我定定地看着爷爷熟悉的光头,没有眼泪,也没有悲伤。我只是木木地让母亲套上孝服,系上素巾。我的爷爷,走得是如此匆忙,来不及抚摸我的头,来不及有所交待。稍稍成长,当我立在爷爷的坟头前,我突然伤悔自己那时缘何不哭!

奶奶在爷爷过世后的第九个年头,也离我们而去。我正读初三,临近中考也就月余了。我骑着自行车,远远地在村口听到呜呜哇哇的琐呐声,我知道我再次来迟了,眼泪悄无声息地在脸上流淌,我推着车进了村。我已患重病的奶奶没来得及,让孙儿我兑现自己的承诺,也赶着去陪泉下寂寞的爷爷了。一个月后,我将二师范和县一中的两份通知书齐齐地摆在一新一旧的坟头上。此时,没有喜悦。只是想着爷爷的光头,想着奶奶背着双脚被开水泡烂的我赶路,我在背后数着银发的情景!

爷爷啊!奶奶啊!您还惦着我吗?我好想!好想……
hxsoft
註冊 9
發表於: 2009-03-18 14:04
父亲

记得有句广告词:儿时,父亲是山。我的父亲,非常能干,因为极聪明!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也就有着极多的本领。

年少时的我,视父亲为偶像,我虔诚地崇拜!父亲喜欢学习,也不服输。他始终认为,别人能做的,他一定可以做到更好!父亲会盯着各种手艺人干活,然后就回家仿做,每每成功!所以,父亲一身是手艺,砖瓦泥水、竹木蔑匠都不在话下的。我家的房子、犁耙农具,还有箩筐簸箕都是他一手一手自制出来的。后来,家里买了电视机、摩托车,父亲都学会了修理,比远近的专业师傅都强!至于,接什么照明电路,修水泵这些事儿,父亲都能独个儿揽下来。

父亲的机遇却不好。刚进初小,就碰上文化大革命的高潮,天天上午上街游行喊口号,下午去公社山地开荒劳动。等到复学,父亲患了眼疾,一痛就是半年,书没法读下去,父亲失学了。15岁时,治好眼病的父亲就在村里的小学教书,我的几个堂叔都被父亲教过。刚过两年,父亲的背上长疽,没法继续工作。休假时,村里的副支书为了把自己的侄儿安插进来,就谎称父亲不想教书了,父亲再次“失业”了。成婚后的父亲,被任命为村里的会计,因为父亲打得一手远近闻名的漂亮算盘。可惜堪堪一年,父亲不惯于阿谀奉承,加之母亲的强烈反对,也就不再做了。辞职后的父亲重新套上牛,开始了直到今天仍未停止的农人工作!

父亲很严厉,小时候我常常挨打。一次,我调皮地摘掉了邻居家所有的黄瓜花蕾,父亲抽出了皮带,狠狠地抽了我。晚上,父亲给我的伤口上药,我看到一双噙着眼泪的眼睛!母亲在我八、九岁的时候,就出外赚钱营生了,个把月才回来看我一次。没娘管的我,疯也似地玩,成绩往往不好。经过一日劳作后的父亲坐在灶前,常常叹着气:我一个人种五亩多的田地,你妈妈四处奔波,都是盼你将来有些出息!不至于受穷!没想到,你硬是扶不上墙的稀泥!

我开始懂事,试着去读书了,成绩也是突习飞猛进,笑容渐渐回到了父亲的脸上。后来,我参加了工作,当了老师。回一次家,我的老父亲就会唠唠叨叨地讲一些我不爱听的事,或者不厌其烦地叮咛我要注意这,注意那。年轻时的父亲仿佛永远消失了,我的父亲变成了一个婆妈的农村老人。父亲已没有了需要仰望的高度,我会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我有时会粗暴地跟他争执,直到他退让,叹息着再不说话。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我还是爱他,我还是孝顺,可我不再崇拜。我感觉,一栋大厦轰然坍塌!

直到有一次,我要去长沙听课学习,是早间六点多的火车。父亲骑着他的摩托,把我从乡间送上近郊进城的公汽。初春的天气,父亲将他的头罩和手套给了出门还跟他呕着气的我,一任自己衰老的身躯在冷风中瑟瑟发抖。“仔,吃点东西吧,等会儿在车上会饿的。”“您又在瞎操心,等会儿我自己会买着吃!快回去吧!”父亲答应了一声,向车后的巷子深处走去。……车子缓缓开动了,我以为已经回去了的父亲在车窗外追着、拍打着,手里高高举着一个白色的塑料。我接进来一看,里面是三个热气腾腾的包子和一杯热牛奶……。我探身窗外,看到了父亲寂寞瘦长的背影,愈去愈远。我回过头,脑海中残存着父亲刚刚热情挥舞着的手,和听不太清的叮嘱!直到此刻,我才读懂了朱先生的《背影》,读懂了父亲的背影!感觉鼻翼一阵刺痛,泪水夺眶而出,肆意奔流。男儿不哭,可我不记得该用何种表情微笑。

父亲!恕儿一直不孝,您一定会原谅的吧!
hxsoft
註冊 9
發表於: 2009-03-18 14:04
小 窗
在乡下的老屋子里,有属于我的一间房。房间不大,却有一扇向南开的小窗-这是我的至爱。

窗户上的玻璃,在房子初建时,用料是父亲不知从何处弄来的。玻璃上绘着些奇奇怪怪的彩画,那些是我从未见过的奇异景象。有高耸着的尖屋顶的房子,有长着两撇长胡须,高高鼻子的人,也有光着身子长翅膀的人。现在想来,那些一定是绘着上帝、女神和天使还有牧师的基督教堂里的彩画。反正,这几块玻璃得以让我尽情地想像!它们成了我当时编故事的最好素材!后来,父亲碍着它们采光不太好!(阴雨天,我在窗下做作业没法不开灯。)就拆卸下来,后来不知所终。我当时觉得看腻味了,也没有反对!此时的我,却特别渴望能再次看见它们,因为它们已经变得飘浮不定,忆不得真切!换上来的,是一块无比透明的玻璃,从窗户向外望去,远近景观历历在目。晴天,我看着猛烈的阳光穿透而入,在这股强光柱的照射下,屋中尽是无数热闹飞扬着的尘土。雨季,我可以瞧着滂沱大雨摧残门前的桃花杏李;观察雨后,晒背的蚂蚁在窗台上忙忙碌碌;可以眼看,扑簌簌的梧桐花铺白一地。……直到不知名的某个小孩用石子扔碎了我家的玻璃,父亲又担心窃贼借此窥视我家新买的电器,率性换上了一块毛糊糊的玻璃,上面有简单而深刻的纹络。虽然窃贼贪婪的目光被挡在了外面,可直到我走出去之前,我的视野也被可怜的局限在了里面。

幸运的是,我的小学教室里,有四扇大窗户,一律装着晶莹透亮的玻璃。更幸运的是,我恰好靠窗座。在我极度厌学的那一段时间,我得以继续欣赏窗外时而瑰丽,时而迷蒙的风景!在一个记不清晰的下着雨的上午,我跟同桌打了起来。我的头被她大力地撞在了玻璃上,随着“呯”的一声,我的大脑袋安然无恙,只可怜脑后的玻璃随之碎裂!

素不得人心的我,被同学们指责为挑起事端的罪魁祸首,任老师让我赔钱或是玻璃。下午雨停了,我不敢告诉父亲,就偷拿了家中多余的一块,高高地举过头顶,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泥泞中赶往学校。眼瞅着,就要到了。兴冲冲的我一个趔趄,滑倒在路旁的水田里,玻璃再次碎了,全身也湿透,手更被尖锐的碎片划开。我捂着滴血的伤口,进退不得。疼痛和委屈,催逼着我不争气的眼泪!浑浑荡荡地走到教室门口,讲台上的任老师和同学们吃惊看着湿淋淋的我,“老师,我迟到了!”我声如蚊蚋。任老师发现了我血红的双手,忙一个箭步冲到我跟前,将我引进了他的办公室,仔细地为我清洗了伤口,又找来他儿子小时候穿过的衣裳帮我换上。“老师,我准备赔的玻璃在路上又打破了!呜呜呜……”“孩子,别哭!你看玻璃已经装上去了。”我看到老师手指的地方,有了一块新玻璃。原来,老师无意让我赔玻璃,上午只是吓唬吓唬我,让我改掉坏毛病!他自己掏钱买了块玻璃装上了。我感激地看着上午还一脸严厉,这时却异常慈祥的任老师,喉中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我的老师,用他的善良维护了一个小孩-纯净的玻璃心!使他可以到达窗外更远的世界!
wsan
註冊 10
發表於: 2009-03-19 02:46
花了一段時間將全文看完,
除第一段屬於楔子的引言外,
其實可以把各篇獨立排版出來更成一篇主題.
雖說整體是環繞在"親情難捨"和"藉景憶舊",
但整體來說是個大章節,
五篇文章屬於小品文,可以各自獨立.

看來hxsoft君善用敘事帶出欲語之言,
有個建議,話盡可能不須說盡,
有些伏筆或是讓讀者想像會更為廣博.
人,其實是種很怪的生物,忒喜胡思亂想,
好或壞其實都是想出來的.
文章娛人亦自娛,
在下無法立啥功 立啥德!! 唯有立言還有望些,
只怕自己沒有您這麼好的才情.

期待日後見到您的作品!!
Signature -------
[味無味處求吾樂 材不材間過此生]

會員分享下載解壓檔案密碼請設定 naluone.com
hxsoft
註冊 9
發表於: 2009-03-19 20:09
wdennis 寫到: 花了一段時間將全文看完,
除第一段屬於楔子的引言外,
其實可以把各篇獨立排版出來更成一篇主題.
雖說整體是環繞在"親情難捨"和"藉景憶舊",
但整體來說是個大章節,
五篇文章屬於小品文,可以各自獨立.

看來hxsoft君善用敘事帶出欲語之言,
有個建議,話盡可能不須說盡,
有些伏筆或是讓讀者想像會更為廣博.
人,其實是種很怪的生物,忒喜胡思亂想,
好或壞其實都是想出來的.
文章娛人亦自娛,
在下無法立啥功 立啥德!! 唯有立言還有望些,
只怕自己沒有您這麼好的才情.

期待日後見到您的作品!!


鞭辟入里,切中肯綮,可能是我对您的点评最直观的感受了!
okunyy
註冊 7
發表於: 2009-03-28 10:08
小窗写得好
kankanruci
註冊 7
發表於: 2009-07-03 01:21
景写 的有声有色啊

 

1頁 (共5頁)   1    2    3    4    5    下一頁 
論壇首頁  ‹  E zone  ‹  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