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註冊 
論壇首頁  ‹  C zone  ‹  C3
 現在時間 : 2016-12-09 15:05, 星期五
【最新時事娛樂新聞專區】

內容

C3【最新時事娛樂新聞專區】
1頁 (共3頁)   1    2    3    下一頁 

中国远洋渔船上演真实版“大逃杀”:11人杀22名同伴获刑 (2p)

Sqquser
註冊 3
發表於: 2013-07-20 20:56

2010年12月27日,鲁荣渔2682号载着33名船员离开荣城石岛码头,3个月后,将到达东太平洋秘鲁、智利海域。
  按照合同,他们会在海上呆足两年。一年四万五,提成另算。主要工作是钓鱿鱼,然后装箱冷冻。
  这不是一个轻松的活。曾经出远洋钓过鱿鱼的黄强说,漂在海上,要忍受无尽的寂寞;而最累时“两夜一天都没法休息”。
  鲁荣渔2682号的船员们对此并不了解。
  船长李承权是大连人,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中,有人做小生意赔本希望借此翻身,比如厨师长夏琦勇;有人愿意出海去闯一闯,比如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马玉超。
  刘贵夺,这个被公诉人称为致20人死亡的年轻人,当时从黑龙江来到大连,在劳务市场找到了这份工作。
  在检察院的起诉书中,劫船的原因是他们认为“钓鱿工作时间长、强度大、收入低、遂心怀不满。”
  在刘贵夺的供述里,劫船是内蒙古人包德格吉日胡(以下简称包德)提出的。2011年6月16日,渔船在智利海域补满了燃油,足以开回中国。
  当晚约11时,劫船开始了。
  血祭
  船分三层。有人负责破坏船上的通讯设备、定位系统。有人守住甲板通往船长室所在的舷梯。
  起诉书中称,刘贵夺、包德等持刀和铁棍进入船长室,用刀刺、棍击等手段将李承权控制,逼迫其返航。
  “包德捅了船长腿一刀,船长喊了一嗓子。我说别喊,就又捅了他腿一刀”,刘贵夺在笔录中说。
  船长室的动静惊动了毫不知情的厨师长夏琦勇,他随即被姜晓龙杀死了。
  姜晓龙在笔录中说,夏琦勇听到动静想冲进船长室。他怕局面失控,用刀比划着让夏琦勇下去,两个人撕扯起来。
  夏琦勇后背被扎伤后,姜晓龙想继续捅他的前胸,轮机长温斗说,你别干傻事。
  姜晓龙再去看夏琦勇时,夏琦勇的脸已经白了。姜晓龙觉得他已经死了,就和另一个人抬起他往下扔。第一次没扔下海,掉到一层甲板上,又找了一个人,三个人一起把夏琦勇扔了下去。
  他的死亡像是拉开一个大幕,意外震惊了所有人。刘贵夺说,他告诉劫船的人,人死了就死了,回国后再说。
  船长醒来后被抬到卫星导航附近,通讯设备被关闭,设定方向朝中国行驶。
  2011年7月中旬,渔船到了夏威夷以西海域。刘贵夺说他和包德都发现有人想要造反。造反的证据是轮机长温斗想要破坏船上的设备,另外,他们发现船的油耗每天突然增加了几倍。
  2011年7月16日、17日,他们向被疑造反的人下手。
  镇压
  温密和温斗是兄弟俩,同住一个四人间。起诉书称动手前刘贵夺在舵楼放了高音音乐。温斗被从四人间里叫出来,刚一出门,温密就被杀害抛入海中。温斗上了舵楼后,被埋伏在楼梯处的包德捅死。
  杀戮并没有完,被他们认为想造反的人依次被从房间里叫出杀害。姜晓龙有时候也觉得害怕,他发现原来不在黑名单上的人也在他眼前被杀或者被逼跳海。
  “造反”的人都被杀光后,刘贵夺发现包德“对准”了自己。因为自己和几个人走得近了,包德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也有人偷偷告诉刘贵夺,包德要干掉他。
  此时,船长的心态也发生了转变。起诉书称,李承权、崔勇、段志芳为求自保,主动要求加入刘贵夺的行列。
  2011年7月24日,渔船进入日本以东1000余海里的西北太平洋海域,又一场杀戮开始了。
  刘贵夺说,他告诉包德让船长去杀崔勇。包德给了船长刀,船长拿刀捅了包德,崔勇补了两刀,包德被迫跳海。
  在姜晓龙的口供中,包德跳海后,刘贵夺打开窗户,对着海里的包德喊,“你们这伙人还有谁?告诉我,捞你上来。”包德在海里大喊都出来后,刘贵夺再没搭理他。
  被他们认为和包德一伙的其他五人,或直接被逼跳海,或被捅刺之后跳海。
  生死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这艘船也许再也不会回到中国。
  2011年7月25日,大管轮王延龙失踪了,他失踪后船长发现船舱进水,进水的原因是海底总阀开了。海底总阀只有大管轮王延龙和轮机长温斗知道。温斗已经死了。刘贵夺说肯定是王延龙干的。
  船有可能沉。船长这一次联系了公司在朝鲜作业的船求救。还没有杀过人的四个人偷偷穿了救生衣,上了救生筏离开了船。但是海流往上走,他们又被吹到了船的附近。
  起诉书称,船长李承权、刘贵夺等人朝木筏上扔鱿鱼铁坠。四人均被迫跳海。
  宋国春最终被拉上了船。
  李承权提出船上还有两人未沾血,段志芳、项立山被要求沾血。他们将宋国春穿的救生衣脱下,绑了手脚,用铁坠将他沉入海底。项立山在法庭上不断说,不杀宋国春自己就是死。
  宋国春的死亡终于将杀戮画上了句点。
  2011年7月29日,中国渔政的118号船驶来。在这之前,11个人定好了攻守同盟——被内斗掉的包德一伙人是坏人,第一个被杀的夏琦勇参与了劫船,剩下的人在船快沉的时候带着救生筏离开了。


■ 判决结果
  1 被告人刘贵夺、姜晓龙、刘成建、黄金波,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劫持船只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 被告人李承权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3 被告人王鹏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劫持船只罪,判有期徒刑12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4 被告人冯兴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5 被告人梅林盛、崔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6 被告人项立山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一万元。
  7 被告人段志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其它贴吧发的详细大逃杀攻略:

2010年10月, 时年41岁的船长李承权找来了多年好友付义忠、王永波担任“鲁荣渔2682”号大副、二副,共同管理这艘远洋渔船。

“鲁荣渔2682”号最终出海的33人来自黑龙江、内蒙古、辽宁、安徽、贵州等地。其中多数船员由船长、大副、二副邀约,中介介绍上船。由于船长来自大连, 所以渔船的管理层多从大连召集而来,二副王永波将亲戚吴国志、姜树涛、段志芳和崔勇介绍上船,同样来自大连的还有温斗、温密兄弟,他们分别是渔船的轮机长和二管轮, 伙食长夏琦勇、1987年出生的王鹏等。

2010年11月中下旬,“鲁荣渔2682”号上的刘贵夺、姜晓龙、黄金波等人, 通过大连一家中介公司介绍上船, 一同通过中介牵线上船的还有以内蒙古人包德格吉日胡(下称包德)为首的“内蒙古帮”。

黑龙江龙江县人刘贵夺, 这一年26岁。初中辍学后务农, 此后外出打工,干过销售员、建筑工人,2000年左右干过船员,但仅有出海两天的经历。

事实上,除了船长、大副等管理层属于职业海员出过海外, 船上大部分船员均没有远洋出海经历。

船员在出海前都与公司签订了聘用合同, 出海到东南太平洋渔场进行鱿钓生产期间的保底收入每年人民币45000元,劳动合同期限为2年。与此同时,合同附件列有工资标准,包括月工资、年工资和提成标准。此后在作业期间, 对保底收入和工资标准的争议理解成为血案的导火索。

12月28日, 张岳林接到丈夫王永波的电话,“鲁荣渔2682” 号起航,“2010年12月28日12时58分”, 丈夫再三叮嘱她记好这个时间点,以防超期,“不知道起诉书为什么将渔船出海时间提前了一天”,张岳林至今疑惑。

大学刚毕业一年的马玉超给母亲打电话说:“今天要走了, 一会儿就没有信号了, 妈你别想我, 两年就回来了,就当我出去上学了。”此前,他一直瞒着家人,直到临近出海才告知家人,母亲哭着让他别去,但他仍坚持出海,“两年能攒点钱,回来可以干点事。”马玉超的母亲至今仍不清楚儿子如何踏上这艘远洋渔船的。

怀揣着憧憬,“鲁荣渔2682”号满载着33人驶向太平洋,开始“淘金之旅”。


【劫船:回国打官司】


“鲁荣渔2682”号航行了两个月左右抵达秘鲁海域,一切并无不妥,其间经历春节, 很多船员通过海事电话与家人联系过。

然而,随着鱿钓作业的开始,阴影逐渐笼罩“鲁荣渔2682”号。

刘贵夺的口供称,“(2011年)6月初,每天工作18个小时是少的,还有连续工作两宿一白天,不睡觉,我们都非常疲倦,累坏了。”

另有家属回忆,在庭审过程中,有船员称船长的粗暴管理激发了矛盾,“船上不许说话,不许抽烟,甚至殴打船员”, 其中有两名船员因病不能干活,船长让公司停发了他们的工资。

收入疑问是另一个导火索。姜晓龙口供称,“钓了2个月左右, 船上船员开始讨论说,工作太累,工资没有保障,我们的工钱根本就不是公司给我们签合同说的那样保底45000元, 公司合同都是骗人的”,“后来刘贵夺找我商量劫船回家, 我记得说过三次”,“刘贵夺说劫回去,我们就跟公司打官司,我有关系能找到人”。姜晓龙,1976年出生,黑龙江人,与刘贵夺关系密切,两人是老乡。

刘贵夺在庭审现场称, 自己干活最多,但算下来的收入“还不够买烟的钱”。船员一般会在出海前赊欠囤积生活物资,回国后结账。

根据公司提供的生产产量记录,刘贵夺在当年3、4、5月的产量分别为8284斤、5946斤和13586斤, 均排在所有船员的前列。

据威检刑诉〔2012〕68号起诉书称,作业期间,刘贵夺及包德等船员认为鱿钓工作时间长、强度大、收入低,遂心怀不满,于2011年5月份,分别串联姜晓龙、刘成建、黄金波、王鹏、双喜、戴福顺等人,预谋并决定待渔船燃油补给后,即劫持该船返航回国。

刘贵夺回忆, 包德找到他商量了三四次,“说公司骗我们”。两人定下来后,陆续找人串联,懂得开船的王鹏说“没有船长他也行”, 只是马玉超说他不动手, 而4个内蒙古人全听包德的,常说蒙语也听不懂, 他们14人组成了一个团伙。马玉超会计算油耗,他们商量要把船上的油加满,能跑回中国。

机会很快来临。

起诉书称,(2011年)6月16日,在智利海域给“鲁荣渔2682”补满燃油。当日23时许,刘贵夺指使黄金波、王鹏破坏关闭船上的通讯设备、定位系统,又安排姜晓龙等人把守一层甲板通往舵楼的舷梯,伙同包德、双喜等人持刀、棍闯入舵楼船长室,采取持刀捅刺、用棍击打等手段将船长李承权控制住,威逼其返航。

李承权的口供称, 当晚他正在房间睡觉,刘贵夺把他从床上拽起来,让他起锚回国,他不同意,刘贵夺就拿刀朝他的左腿大腿捅了一刀。他问刘贵夺准备干什么,“刘贵夺说自己等人被骗了,和当初签合同讲的不一样,他们在海上干活太累了, 他们要回国找公司讨个说法,要马上起锚回国,不然的话,他就炸船,把船上的人杀了”。

李承权回忆, 因为他的伤口大量出血,温斗用针和岳朋的头发,把他的伤口缝住了。


【冲突:伙食长之死】


伙食长夏琦勇是“鲁荣渔2682”号渔船上第一个受害者。

刘贵夺称,夏琦勇拿了一把刀,上来救船长,被姜晓龙拦下了,他们都拿刀,在那里夺刀,他上去捅夏琦勇左腿一刀,屁股一刀,并喊刘成建把夏琦勇的腿打折了。

姜晓龙回忆, 有人冲到驾驶室门口,他怕局面控制不住,就转到夏琦勇面前, 手里比画着刀,“说让你下去就下去,没你什么事儿”,夏琦勇被扎后,用双手把刀刃抓住,两人开始厮打,在刘成建的帮助下, 他拿刀往夏琦勇胸口扎,但是刀刃应该弯了,没扎进去,他又拿起刀,想继续扎,黄金波拽住他胳膊说“姜哥别扎了,人还活着呢”,他就转身走了,温斗和吴国志跟他说“别干傻事儿”,他说“不会的,老夏要不是硬往里冲,也不会弄他”。

姜晓龙称,“夏琦勇不听我嚷嚷,硬往里挤,我手里拿着刀,没多想就动刀了,再后来夏琦勇倒下以后,我用刀扎他,说实话那时候我就蒙了,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直到黄金波拽我,我才有点清醒过来”。

刘贵夺称, 他看见姜晓龙和双喜在眼前,就把夏琦勇扔海里了,夏琦勇还在海里游了十多米, 看不见了。后来,大副付义忠也上来了,没反抗,被他们绑了,控制在了舵楼。

伙食长之死,让“鲁荣渔2682”号踏上不归路。


【杀戮:管理层遭血洗】


回航途中,刘贵夺等人实施了严格的管控措施,刘贵夺称,他把通讯工具、对讲机都关了,也没人联系上他们。

姜晓龙称,卫星导航设定好了后,他们9人轮流持刀、铁棍走岗,4人一班,“主要是看二副为首的其他船员,不让他们和船长联系, 防止他们穿救生衣,放救生筏逃跑”,与此同时,船员的住宿位置也被调整。

夏琦勇死后, 刘贵夺让人把杀鱿鱼的刀和救生衣收拾起来了。包德等人将冷藏室的器械的3条腿卸下来做刀。此时的“鲁荣渔2682”号被血腥和恐惧笼罩,船员人人自危,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诱发一场杀戮。

刘贵夺回忆, 他和包德发现有人要造反,“二副王永波、岳朋、刘刚、吴国志、单国喜、温斗,一直秘密说话,都被我们发现了, 船的辅机也少了”,刘贵夺还称, 岳朋和单国喜都和薄福军说要“造反”,“薄福军跟我说”。

“过了几天,大概7月16日、17日前后,我和包德说了不能再等了,”不过,刘贵夺称,并不想杀人,“我说不能杀,把主力温斗、岳朋捅伤了就行,他们就不敢反抗了。”

这并未遏制一场杀戮。

检方的起诉书详细描述了作案过程: 刘贵夺在舵楼组织指挥并播放高音音乐掩饰作案, 黄金波将温斗从机舱四人间叫出,并骗至舵楼驾驶室,姜晓龙、刘成建与包德、双喜、戴福顺5人先至机舱四人间内, 持刀将温密杀害后抛至海中。在温斗从舵楼出来下舷梯时,姜晓龙、刘成建、黄金波和包德4人持刀朝其身上乱捅, 并将其推入海中, 后刘成建先将岳朋从十二人间宿舍内喊出,即伙同冯兴艳、包德持刀朝其身上乱捅,逼其跳海,又将刘刚从十二人间喊出,由黄金波、冯兴艳持刀对其捅刺, 姜晓龙捂刘刚的嘴不让其喊叫,包德等人将刘刚抛至海中。后刘成建、刘贵夺与包德3人进入十二人间宿舍内,将王永波杀害抛至海中。

当夜,刘贵夺、黄金波、双喜、戴福顺在渔船右舷廊处, 采取持刀捅刺等手段将姜树涛杀害抛至海中。其间,马玉超失踪。

次日凌晨,刘贵夺、黄金波、王鹏将陈国军叫至渔船前甲板,向其索要银行卡未果后,刘贵夺直接将陈国军推入海中。当日下午,刘贵夺指使人将薄福军叫至甲板,同样索要银行卡未果,王鹏、梅林盛持刀捅刺薄福军致其倒地,刘贵夺用脚将薄福军踹入海中。后吴国志也是如此,被捅刺后,逼其跳入海中。

姜晓龙称,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杀姜树涛,“当晚原定要杀的人当中没有姜树涛”,而对于陈国军、薄福军、吴国志的被害原因, 姜晓龙也称不知情,“也没人跟我商量过”。

“说实话杀温密、温斗之前,我们这些人都是喝了点酒壮胆, 杀温斗之后,我酒劲就过了,有些害怕。”姜晓龙称。

此次被杀害的9人中,多人属该船的管理层,与船长关系密切,大多来自大连,其中温斗、温密是兄弟,王永波和吴国志是亲戚, 二副王永波与船长有数十年交情,船长称其为“哥”。

被控制的船长李承权称事后才获悉这场杀戮,他在上厕所时,发现很多血迹, 当晚又发现王永波等人没到驾驶室值班,他就趁刘贵夺、包德吃饭的时候, 悄悄询问大副付义忠,“付义忠比画了一下割脖子的手势, 我就知道坏事了,就问付义忠几个,付义忠又伸出五个手指给我看”。

这一晚大学生马玉超突然失踪。

时至今日, 马玉超的母亲对儿子的失踪仅停留在只言片语,“刘贵夺在庭上说,马玉超看见王永波被杀,很害怕,刘贵夺让他别怕,不会杀他,第二天人就不见了,找了三圈都没有找到”。与马玉超年龄相仿、关系较好的段志芳在庭上回忆, 当晚马玉超斜躺在铺位上,说不敢一个人住,第二天就只剩空被窝,船上的救生衣没有少,枕头下还留有日记,后被扔出大海。


【内讧:“内蒙古帮”被清算】


两天内,9人死亡,1人失踪,“鲁荣渔2682”号气氛骤然紧张,船员人人自危。看似刘贵夺等人已完全掌控渔船,实则暗流涌动。

新一轮杀戮源于一个眼神和一次告密。

起诉书称,7月24日,“鲁荣渔2682” 行至日本以东1000余海里的西北太平洋海域时, 刘贵夺得到黄金波告密称,包德等人意图“谋反”将对其不利, 遂决定先行下手杀害包德、双喜、戴福顺、包宝成,并揪出其他同伙。

刘贵夺称,后来他和姜晓龙、刘成建走近了,感觉包德看他的眼神不对,包德还把他的人赶到船舱底下住,“他们想把我杀了,他们说了算”,此后黄金波的告密激发内讧,“黄金波偷着跟我说,要说个事儿,很严重,我问是不是包德要干掉我,他点头了,我说早猜到了”。

内讧意味着力量的重组。

起诉书称,此前,李承权、崔勇、段志芳为求自保,主动要求加入刘贵夺等人。

姜晓龙回忆,杀包德前四五天,崔勇、段志芳曾找过他,让他找刘贵夺说说, 让两人加入, 他表示自己说了不算, 让两人自己去找刘贵夺,“跟我们干啥,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我自己活哪天都不知道呢”。

船长李承权回忆则称是刘贵夺主动找他,“说他手里有六七条人命”,意思就是说也让他沾点血,不然他也不能活命,并说包德等人想造反,还说二副王永波是被包德杀的。因为他(李承权)和王永波的关系好,就同意杀包德了。

起诉书描述称,当晚,刘贵夺先指使黄金波、王鹏、李承权、崔勇4人持刀捅刺包德,逼其跳海。其间,双喜、戴福顺被迫从已被人持刀看管的十二人间宿舍跳海。随后,刘贵夺将包宝成从机舱四人间宿舍叫出, 并逼迫其从渔船的左舷廊处跳海, 又将单国喜从前铺叫出,王鹏、李承权持刀、鱼枪朝其捅刺, 逼其跳海, 后邱荣华被从前铺叫出,李承权持鱼枪朝邱荣华乱捅,邱荣华被逼逃至船尾后跳海。

清算包德, 刘贵夺进行了颇为复杂的设计。据李承权回忆,刘贵夺先让他和崔勇准备杀包德, 后骗包德说要杀崔勇,并让包德把刀给他,造成他去杀崔勇的假象,同时,刘贵夺又给崔勇一把刀,当空手的包德下到甲板,则被持刀的船长和崔勇包夹在中间。

据崔勇母亲回忆,在庭审现场,崔勇称动手时他非常害怕, 当时并不确定刀是否捅进了包德的身体, 但看到包德身上流血后, 他迅速上前用手把血抹到自己脸上,大喊“我沾血了,我沾血了”。自此,以包德为首的“内蒙古帮”全部被清算。

原本满载33人的“鲁荣渔2682”号仅剩16人,但噩梦并未终止。


【遇险:致命救生筏】

刘贵夺称,“内蒙古帮” 被清算的第二天,他把大家找来,把刀都收了,“不想再杀人了, 然后就把刀收了,我自己保管。”不料,当天凌晨,“鲁荣渔2682”号突然遇险,机舱进水、失去动力、船体倾斜,继而又引发一场混乱,4人死亡,1人失踪。

7月25日凌晨, 李承权起床上厕所,回到驾驶室发觉机器不正常,转速表现实的转速从980猛降到700左右,后发现机舱底部进水, 但此时他已经找不到大管轮王延龙。

刘贵夺称,王延龙是船舱进水前失踪的,“船长说船舱漏水是海底总阀开了,这个只有王延龙和温斗知道,那时候温斗已经没了,只有王延龙知道。”

起诉书称,刘贵夺、李承权组织船员排水自救,付义忠、官学军、丁玉民、宋国春4人身着救生衣,跳上载有救生物资的自制木筏准备逃走。

通过关闭主机、抽水、放锚、绑空油桶等方式,渔船逐步稳定下来,大副等人趁乱弃船逃走, 但洋流又将他们送回到“鲁荣渔2682”号旁边,救生筏不仅没能救命,反而惹来杀身之祸。

李承权称,船员说大副跑了,他招呼付义忠等人上船, 遭到拒绝,“说回来也会被杀死”,等渔船基本稳定后,付义忠等人坐的木筏随洋流又飘回大船旁边。

刘贵夺回忆,船长喊打他们,往死里打,他们扔铁坠砸。

起诉书称, 自制木筏随洋流又飘回渔船附近,刘贵夺、李承权、姜晓龙、刘成建等人朝木筏上扔鱿钓铁坠,付义忠、官学军、宋国春3人被迫弃筏跳海, 姜晓龙跳上木筏持鱼枪捅刺丁玉民,丁玉民也被迫跳海。

跳海的4人中,只有宋国春求救后被拉上渔船,然而,等待他的是更为残忍的结局。


【沾血:系上铁坠沉海】


刘贵夺称,宋国春上船后,船长跟他说, 项立山和段志芳怎么办,“意思是他们没有动手杀人, 意思是宋国春不能留”,随后,他让项立山和段志芳把宋国春绑上铁坠,直接扔海里了,宋国春就直接沉海了。

李承权则否认看见整个过程。

检方起诉书认为, 宋国春在海中求救后被段志芳、黄金波拉上渔船,李承权提出段志芳、项立山没“沾血”,刘贵夺遂指使段志芳、项立山处置宋国春, 二人为自保伙同黄金波将宋国春所穿救生衣脱下, 又将其手脚捆绑并系上铁坠沉海杀害。

事实上,根据刘贵夺等人的描述,“鲁荣渔2682” 号被劫持后,“沾血”的说法不仅出现一次。刘贵夺称,在清理造反派时, 包德就提出梅林盛、冯兴艳、王鹏、丁玉民四人没有杀人,必须让他们手上沾血。

“鲁荣渔2682”号突然遇险,也打乱了刘贵夺等人逃亡的计划。


【逃亡:筹集偷渡经费】

刘贵夺原计划逃亡日本,早在“内蒙古帮”被清除之前,他就开始筹集偷渡潜逃日本的经费。

检方认定的抢劫事实描述如下:刘贵夺为了筹集偷渡潜逃日本的生活经费,同时制造自己被劫假相,以逃脱公安机关侦查, 逼迫组织船上人员通过舵楼内卫星电话, 以生病、受伤为由, 让各自家人向其提供的户名为韩俐的邮政储蓄银行卡打款。单国喜、邱荣华家属信以为真, 先后向该卡汇入人民币共计1万元。

机舱进水后, 李承权和公司在附近作业的船只取得联系, 告知渔船方位,称“马上就要沉了”。

随着求救信号的发出, 消失已久的“鲁荣渔2682”号重见天日,船上的杀戮终于画上了休止符。


【回国:订立攻守同盟】


2011年7月25日,“鲁荣渔2682”号呼救后,山东省荣成市委、市政府立即召开紧急会议, 通过中国海上搜救中心等有关部门协调, 日本海上保安厅先后派出飞机和巡视船进行救援。

李承权回忆称, 当天下午四五点钟,日本的飞机飞抵渔船上空,晚上,一艘货轮来到他们船旁边, 通过对讲机,他告诉对方“他们船上吃的、用的还有,暂时不需要帮助”。

此时, 剩下的11人开始设法掩盖这起海上血案,他们坐在了“同一条船上”。李承权称,当晚,刘贵夺召集11人开会,共同商议一个统一的说法,刘贵夺编了一个说法后,又一起商量过两次。

刘贵夺称,他和船长商量了,为了逃避惩罚,和其他船员订了攻守同盟。

称是包德等人要回国劫持了船长,并索要船员的钱财,杀人,船舱进水后,包德等人穿着救生衣跳海了。与此同时, 他们将很多作案细节移花接木到包德等人身上。

一名参加庭审的律师回忆称,11人商定统一说法后, 把编造的内容写在纸上,所有人都要求背诵熟悉。

7月29日,农业部指令正在北太平洋执行任务的中国渔政118船抵达并拖带“鲁荣渔2682”号返航。荣成市同时派出两条大马力渔船前往接应。

2011年8月12日上午,石岛大雨瓢泼,“鲁荣渔2682”号被拖回码头,渔船靠岸之前,大批警察和警车严阵以待,道路两旁拉起了警戒线,船上的11人,直接被警察带走,每人单独一辆警车。

次日,官方发布消息,警方初步认定“鲁荣渔2682”号曾发生重大刑事案件。


■关系网■

主要有三大派系

以船长李承权一伙人数最多,但也是最弱的一伙。
虽然他们平时打骂船员都挺牛B,但一到真张全是待宰羔羊。
船长李承权
从大连召集船员, 包括关系密切的二副王永波、伙食长夏琦勇, 及大副付义忠等10人。多人属该船的管理层。

其次是刘贵夺一伙,此人原本只有一两个人马,但在冲突中通过威胁恐吓利诱等手段,招揽了很多以黑龙江人为基础的船员。
船员刘贵夺
1984年出生, 背负人命最多者,是大连一个中介公司介绍上船的, 关系密切者有姜晓龙、黄金波、王鹏等人。他们多人来自黑龙江。

在然后就是以包德为首的内蒙古帮,此帮看似强大,但缺少手段,一昧的强硬,除了几个同族人之外,缺少同心同德的成员。
船员包德
所谓“内蒙古帮”的头目,成员有双喜、戴福顺、包宝成等人,同样是大连的中介公司介绍上船的。


■时间表■

2010年12月27日
“鲁荣渔2682”号在船长李承权的带领下, 从我国北方最大的渔港威海石岛渔港起锚。
33人中, 仅有10人曾经出过海,18人出航前并没有海员证。而没有海员证的船员,是在船出海后,公司用船运送至“鲁荣渔2682”号渔船上。


2011年6月16日
“鲁荣渔2682”号在智利海域补满燃油。23时许,刘贵夺伙同包德等人在舵楼劫持船长李承权,威逼其返航回国。
次日,伙食长夏琦勇持刀到舵楼门口要求见船长, 姜晓龙持刀将其捅倒加害, 最后将夏琦勇抛至海中, 并捆绑大副付义忠。


2011年7月20日左右
“鲁荣渔2682”号行至夏威夷以西海域时,刘贵夺、包德等人预谋先杀害疑有反抗迹象的温斗、温密、岳朋、刘刚、王永波和姜树涛6人,再杀害陈国军、薄福军、吴国志3人。其间,马玉超失踪。
船长李承权、崔勇、段志芳为求自保,主动要求加入刘贵夺等人。


2011年7月24日
“鲁荣渔2682”号行至日本以东1000余海里的西北太平洋海域时, 刘贵夺得到黄金波告密, 包德等人意欲“谋反”。当晚,刘贵夺先指使人持刀捅刺包德,逼其跳海。
继而,双喜、戴福顺、包宝成、单国喜、邱荣华或被刺伤,均逼迫跳海,内蒙古帮被屠。


2011年7月25日凌晨
逃亡日本途中,7月25日凌晨4时许,机舱进水、失去动力、船体倾斜,王延龙失踪,船长求救。付义忠、官学军、丁玉民、宋国春4人身着救生衣准备逃走,被刘贵夺、李承权等人加害,4人被迫跳海。
宋国春在海中求救后被拉上渔船, 段志芳、项立山被逼“沾血”, 二人为自保伙同黄金波将宋国春所穿救生衣脱下,又将其手脚捆绑并系上铁坠沉海杀害。



2011年7月29日
农业部指令中国渔政118船抵达并拖带“鲁荣渔2682”号返航,荣成市也派出两条大马力渔船前往接应。

2011年8月12日上午
鲁荣渔2682”号渔船回到出航地———石岛码头
中正
註冊 7
發表於: 2013-07-22 01:12
愚蠢又凶残的一伙坏蛋。
kaka13
註冊 8
發表於: 2013-07-31 20:12
很可怕的人性,尤其是在大海上,没有法律管辖的地方。希望能拍成电影
Signature -------
高高的山有我的爱,熊熊的火是我的情!
羊咩咩
註冊 6
發表於: 2013-08-01 01:29
很好奇就算是满满一船鱿鱼卖钱后平摊下来一个人能分多少...
伙计
註冊 7
發表於: 2013-08-01 09:38
人的命最重要 其他都是假的
Signature -------
这里是我家,我要爱护她!
yushihai
註冊 7
發表於: 2013-08-16 10:40
出海也是为了多挣钱,何必要杀人呢
约翰法雷尔
註冊 8
發表於: 2013-08-17 15:58
一年四万五真不算高
wssxg
註冊 5
發表於: 2013-08-18 21:52
原因要好好查实,并且引以为戒
Long
註冊 4
發表於: 2013-08-20 12:50
益文,必须顶一个,推荐看。
谢过楼主了,在下对此文所属事件及相关材料很感兴趣,苦于时间久远不可得,这次多谢楼主辛苦劳动,汇总分享之。
Sanji
註冊 12
發表於: 2013-08-20 12:58
這也太可怕了,事情真的可以拍成電影,不過,那班人真的太沒人性,工錢低,可以日後追討,沒必要殺人。
Signature -------
凄美的哀詩,永不凋零的

♪ ♫ ♩ ♬ ♭ ♮ ♯ Can't smile without you ♪ ♫ ♩ ♬ ♭

 

1頁 (共3頁)   1    2    3    下一頁 
論壇首頁  ‹  C zone  ‹  C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