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註冊 
論壇首頁  ‹  C zone  ‹  C3
 現在時間 : 2016-12-05 19:46, 星期一
【最新時事娛樂新聞專區】

內容

C3【最新時事娛樂新聞專區】
1頁 (共6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打黑英雄王立军谢幕(1p)

euclide
註冊 6
發表於: 2012-02-16 13:05

文章转至: 法治周末

 他是铁岭尽人皆知的“王彪子”,也是重庆人人喊好的副市长;他是英勇威猛的“打黑斗士”,也是柔情似水的“二爸”。至今,公众仍无从知晓他驱车奔赴美国领事馆的真正意图,但从此再无英雄王立军

  享誉全国的警界明星、重庆市的“名片”———“打黑英雄”王立军在忙碌了多年后,终于也要休假了。

  2月8日上午,重庆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消息,称“王立军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公众并不十分惊讶,因为他们早有预感。

  早在5天前,新浪网民孙大泡就在其微博里“预言”:“重庆要出大事了。”数千网民同声问出什么事了,但并未得到正面回应。

  3天后,“预言成真”,有消息曝出王立军于2月6日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一天后离开。

  2月7日晚,成都。当日,很多警员被紧急通知召回机关。一些特殊警种接到命令,前往位于城南的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门口执勤。

  2月8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维多利亚·纽兰在华盛顿举行的一场例行记者会上证实,王立军是以重庆市副市长的身份,前往美国驻成都总领馆与美方会面的,这次会面是提前预约好的。但她并未透露会面的细节,只是声称不谈论难民或者避难问题。

  同时她还强调,会面结束之后,王立军是自己离开领事馆的,“出于他的自愿”(of his own volition),且离开后双方再也没有联系。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则于2月9日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王立军造访美国领事馆是一次“孤立事件”,而且“这个问题已经平静地获得解决”。

  至今,中美双方都没有公布王立军在美国领事馆究竟见了哪些人,谈论了哪些话题。

  据媒体了解,王立军2月8日凌晨离开美国领事馆时表现非常平静。当日稍晚,他被送上飞机带往北京。2月9日,王立军被移交中央纪委接受审查。

  其实此前,有关王立军工作调整的消息,已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

  2月2日,重庆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宣布调整领导层分工,副市长王立军卸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不再分管政法工作,转而分管科教文等部门。这意味着自1984年从警以来,王立军首次“脱警”。

  对于王立军工作上的调整,坊间种种猜测疯传。但王立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显得很平静:“这是正常的工作调整。”

  铁岭的“王彪子”

  对付几个走私犯也会兴师动众,他会身穿黑风衣跳到汽车上先冲着天空发射一梭子弹……

  1959年12月,王立军出生在内蒙古兴安盟阿尔山市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他有一个蒙文名字“乌恩—巴特尔”,“乌恩”意为“太阳升起”,“巴特尔”则意为“英雄”。而王立军也确实人如其名,很小的时候,就曾有过水下救人的壮举,显露了其过人的英雄情结。

  1977年,王立军入伍,复员后考进公安局,成为了辽宁省铁法市(2002年更名为“调兵山市”)一名普通的交通警察。1987年,28岁的他调任铁法市晓南镇派出所所长。

  晓南镇是铁法市最南端的一个镇,当时治安极差,小偷小摸,打架斗殴,甚至把人打死都是常事,年轻民警王涛更是被歹徒设局杀害。王立军刚刚上任,就遭到了歹徒的威胁。

  一天,正在值夜班的他,接到一通“特殊”的电话:“你是新来的王立军?认识王涛吗?他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有种来火车站一趟!”王立军二话不说,拿起手枪直奔火车站,在凛冽寒风中寻找歹徒的踪影。结果,直到天亮歹徒们也没敢露脸,王立军“天大胆”的名声就此流传开来。

  不仅有勇,王立军也很“有谋”,他研发了一种自动报警系统,并将其安装在工厂、机关等容易发生偷盗的地方,出事时一按,派出所地图上的灯就亮了,公安民警会马上出动。

  在王立军的努力下,治安最差的镇变成了全省的文明镇。他也由晓南镇派出所所长升任铁法市公安局副局长。1993年底,王立军调任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在那里,他开始以“打黑”知名。

  1994年9月,王立军带领的“9·19”打黑行动大获成功,抓获主要案犯及团伙成员110人,其中7人被判处死刑,缴获赃款200余万元,涉案的19名政府机关内部的蠹虫也被一网打尽。他和黑老大之间一对一的生死交锋也被传为佳话。

  这一仗让王立军威震全国警界,被评为“全国十大杰出民警”,他的事迹也被改编成电视剧在全国热播。

  编剧周力军这样描述第一次见到王立军时的感觉:“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一个突出的感觉是屋子变小了,一方面因为他身材高大,另一方面因为他气场很强。”

  但同时他也客观评价了王立军“有点彪、爱小题大做”:驾车车速飞快,过铁路时也不减速,车辆腾空而起,坐在副驾驶座上,必须牢牢抓住把手才不致倾翻;对付几个走私犯也会兴师动众,他会身穿黑风衣跳到汽车上先冲着天空发射一梭子弹……

  因为这股子彪劲,王立军获得了一个外号:“王彪子”。2003年5月,因工作需要,“王彪子”离开工作了22年的铁岭,赴辽宁省锦州市任公安局局长一职。

  尽管有人不喜欢他的某些行事作风,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铁岭家喻户晓的“明星”。时至今日,在铁岭,王立军仍是人尽皆知:“我们这里都知道他,他是个清官、好官、有力度,敢跟黑恶势力做斗争,是打黑除恶的先锋。”

  重庆的人民卫士

  打黑为王立军带来辉煌的同时,对其质疑的声音也如影随形

  2008年6月,时任辽宁省锦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调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2009年3月,重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不再兼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成为了重庆警方实际的最高领导者。

  同年6月3日,重庆江北“爱丁堡枪击案”发生,拉开了重庆“打黑除恶”专项整治的大幕。

  在打黑的问题上,王立军坚定的态度从未改变过,一位警方人士曾透露,在打黑开展之初的一个会议上,王立军就下定决心:“要以排山倒海之势,掀起一场风暴。”

  随着打黑的深入,一批公安机关内部的“蛀虫”相继被挖出,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市司法局局长文强、原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等,相继在王立军整治下落马。

  2009年10月,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负责打黑的一支队有多名警员被查出涉案,成为涉黑势力保护伞的“重灾区”。王立军非常愤慨:“打黑?打什么黑?比黑社会都黑!”

  因警力紧张、“内鬼”众多,重庆武警借调约500名警力到打黑专案组,协助抓捕和看押涉案嫌犯。

  有媒体曾描述过王立军主持公安局内部抓捕大会的情形:

  会场武警全副武装,“杀气腾腾”。会上,点到谁就报谁的罪名:

  “陈光明,女,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总队长,犯有××罪,抓!”

  “陈洪刚,男,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局长,犯有××罪,抓!”

  在这次会议上,共有六七人被抓。“都是当场点名,当场抓人。”

  为肃清文强等人的旧部,重塑警方形象,王立军大张旗鼓进行内部改革。2010年3月初,重庆警方从副科到正处级干部,几乎全被就地免职,3528个岗位重新竞聘。这场被称为“大换血”的警界改革,惊动全国。

  2010年4月14日,随着文强被执行死刑,重庆打黑基本结束。

  因在打黑中工作出色,2010年2月28日,王立军被重庆市委、市政府授予“重庆市人民卫士”荣誉称号。同年6月,公安部充分肯定重庆市公安局在打黑除恶斗争中取得的辉煌成绩,并通报全国嘉奖。

  打黑为王立军带来辉煌的同时,对其质疑的声音也如影随形,尤其在重庆警方以涉嫌伪证罪抓捕北京律师李庄后达到顶峰。

  2009年12月10日,重庆市公安局以李庄在代理重庆龚刚模涉黑案中涉嫌伪证犯罪为由,对其立案侦查。12月12日,李庄被重庆警方羁押,2010年2月9日终审,以“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不少法学界人士和社会精英批评重庆警方在王立军执掌之下,容不得辩护律师对办案质量发表不同见解;且重庆打黑有“黑打”之嫌,妨害中国脆弱的法治生态。

  政治仕途的“转型”

  前后不过三年时间,王立军就从副局级官员,一路快速高升至副部级

  除了警方内部进行“换血”,为展现市局机关民警的精、气、神和良好工作状态,王立军还要求直属单位民警在工作时间内除着警服外,便服也要统一着正装。

  此外,王立军推动了重庆交巡警合一改革,让坐办公室的领导干部到街上巡逻。力图让重庆主城区每天有800至1000名交巡警在路上巡逻,任何一个地点出现状况,警察都可在3分钟内到达,出警、处置和施救能力达到欧美国家的警务水平。此举颇受百姓好评,他们反映“心里特别有安全感”。

  反黑风暴中突出的表现加上对重庆警方优异的改造,让王立军的仕途更上一层楼。2011年1月14日,王立军被补选为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当年3月6日,全国人大十一届三次会议期间,重庆团开放团组活动,王立军的发言成为代表审议环节的压轴节目。在不到十分钟的讲话中,他阐释了对于创新社会管理体制的见解,其迅捷的反应能力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很快,王立军迎来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飞跃”。

  2011年5月27日,他获任重庆市副市长,并继续兼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分管公安、安全等工作。

  调任重庆前后不过三年时间,王立军就从副局级官员,一路快速高升至副部级,达到了个人辉煌的顶点,但此后,他的政坛人生也因此迎来了变数。

  2012年2月2日,重庆市官方宣布,副市长王立军不再兼任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

  对于王立军本人和重庆公安系统而言,这都是一个重大变化。作为重庆“唱红打黑”最显眼的新闻人物,王立军此次分工调整,是他自1984年从警以来首次脱离公安工作。在王立军的同学看来,“脱警”或许对王立军打击很大,“毕竟他十分热爱这个行业”。

  但对此王立军却态度温和,情绪平静。他表示,每一项工作对自己而言都是新的挑战,也是很好的学习锻炼机会。

  2月5日,王立军到重庆市教委、重庆师范大学调研。这是他分管教育后,首次对分管领域的公开调研。其间,王立军面色从容淡定,没有人想到他会在第二天驱车直奔美国领事馆。而这也成为他“休假”前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2月7日,曾担任李庄助手的马晓军及其妻子韩会娟,状告重庆警方涉嫌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且强迫其出具不同意为李庄案出庭作证的证明,甚至强迫其外出逛街、吃饭、看电影并摄像记录以试图表明他当时是“自由”的。不少民众也将此与王立军的工作调整相联系,猜测这次“转型”背后是否另有隐情?

  双面王立军

  有接近王立军的人士称,他作风“严厉”甚至“霸道”,但也有儒雅的一面

  王立军“脱警”的真正原因目前还不得而知,而重庆官方也给予离开警界的王立军以高度评价,称其“政治立场坚定,宗旨意识和大局观念强,事业心和责任感强,坚持原则,敢于碰硬,处事公道,执法公正,要求自己严格,群众口碑好”。唯一的不足是“工作中有时要求急一些,批评人不太注意方式方法”。

  对于工作中的“不足”,王立军的同事们深有体会,有接近王立军的人士称,他作风“严厉”甚至“霸道”,比如经常半夜给各派出所值班室打电话,如果没人接,第二天那个所长就会被叫去“收拾”。

  一位重庆警方人士透露:“他做事雷厉风行,而且态度强硬,是个不按规矩出牌的人。从他任职到现在,不少警察被停职、反省,甚至刑拘。”

  王立军上任后,重庆各(县)局、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每周都得工作五天以上,每天工作14个小时,部分警员也常处在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中。警察受不了,家属也受不了,一些警察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队伍。

  不仅如此,不注意个人形象也是王立军看不惯的。在办公室或者走廊使用移动电话,在饭堂吃饭时大声喧哗,走进局大门的时候挎包没有提在手上而是挂在肩膀上,甚至看到王立军没有打招呼,都有可能被下派基层。

  实际上,工作中“霸道”的王立军也有儒雅的一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表示,“对文化人有一种尊敬,我也特别崇尚文化”。据了解,他在书法、美术、音乐等方面都有爱好,书法和画画尤为好。

  有同行称赞,王立军的字写得“很有美感”,并且在给别人递上名片时,会很礼貌地掏出笔来在名片上写上“赠某某”。2011年10月26日,王立军的一幅书画作品,出现在了内蒙古赤峰市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全国“百名将军、百名部长、百名画家书画作品巡回展”上。

  此外,王立军非常重视“充电”,在繁忙的工作中,他完成了党校、东北财经大学高级管理人员EMBA班等学习课程,同时兼任浙江大学、东北财经大学等多所学校的兼职教授。

  生活中的他更是有着温情细腻的一面。他曾在执勤时捡了一个小男孩,本来可以把孩子交给民政部门,可他放心不下,将孩子带在身边,并亲自掏腰包送孩子上学。孩子亲切地叫他“二爸”,直到三个月后家人来认领也不愿离开。

  多年来,他也养成了回家不爱用钥匙开门的习惯,因为在他看来:“用钥匙开门,那是住旅馆。按门铃,屋子里有人开门,这才是家。那种感觉,那种情调,是绝对不一样的。”

  他是铁岭尽人皆知的“王彪子”,也是重庆人人喊好的副市长;他是英勇威猛的“打黑斗士”,也是柔情似水的“二爸”。至今,公众仍无从知晓他驱车奔赴美国领事馆的真正意图,但从此再无英雄王立军。
banks_92
註冊 8
發表於: 2012-02-16 13:58
是最近值得关注一下的事件啊
虫囡囡
註冊 5
發表於: 2012-02-16 18:46
政治斗争的受害者。。。他去领事馆是去寻求政治庇护了吧?
joechoco
註冊 6
發表於: 2012-02-16 18:57
人代会前夕的暴风雨,洗牌开始了
zealot
註冊 7
發表於: 2012-02-16 20:59
这人纯被利用
xmingchun
註冊 4
發表於: 2012-02-16 21:53
哎。这个人真可怜。。哎。政治里的悲剧啊。。。
我想飞
註冊 5
發表於: 2012-02-16 23:37
果然是政治的牺牲品,哎
dongdongoo
註冊 5
發表於: 2012-02-17 11:28
可恶,老这样中国还有救吗
假装
註冊 4
發表於: 2012-02-17 11:32
副总警监 啊
Ljwz
註冊 4
發表於: 2012-02-17 12:56
和谐社会真❤伟大

 

1頁 (共6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論壇首頁  ‹  C zone  ‹  C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