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註冊 
論壇首頁  ‹  C zone  ‹  C3
 現在時間 : 2016-12-09 15:57, 星期五
【最新時事娛樂新聞專區】

內容

C3【最新時事娛樂新聞專區】

百名越南新娘被卖到湖南山区后集体失踪(3p)

euclide
註冊 6
發表於: 2011-08-19 14:00

文章转至:光明网
数以百计的她们被秘密卖到湖南山区,有的忽然“人间蒸发”,随之又被转卖,她们来自哪里?她们去向何方?

  没有公路通过的湖南大山中的村落,最近,男人的妻子们集体失踪。
  调查发现,这些妻子都是从遥远的云南,中越边境“秘密运来”的“越南新娘”。
  没有仪式,没有结婚证,没有户口,没有法律的保护,她们的人数只在村村间流传,“至少六七十人”,“可能有一两百人”。
  过去的两三年间,她们或单独或集体“人间蒸发”,而到警方“报案的只有一两起”。
  这是一片法律照不见的灰色地带。

  临近几个镇,老婆们集体失踪
  每写一个“正”字,代表妻子失踪5天,一本学生练习本上,胡建和在妻子马正芬的名字下,写了17个“正”字。
  在他看来,妻子失踪没有任何征兆。那天电话里,马正芬说,她去镇上买蚊帐。
  中午,一位工友说,一早就看见他老婆背包上了去县城的车。
  胡建和去县里找了一天,没找到,回家却听说,邻村胡国强的老婆马兰兰也在这一天失踪了。
  细心的胡国强发现,妻子马兰兰这段时间经常会接到一些陌生人的电话,躲着他用一种听不懂的语言跟对方交流。胡建和也想起妻子有过类似的举动。
  10多天后,村里胡求来的老婆马忠芳也失踪了。
  据胡建和的父亲胡更清搜集的信息,“光周边的几个镇,跑老婆的有一二十人” 。

  接到求助电话,“老婆又被卖了”
  7月中旬,胡建和接到马正芬从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打来的电话。
  “她哭着跟我说,被人拐卖了,要我打两万块钱去把她赎回来。”
  几乎同时,胡求来和胡国强也都接到了失踪老婆的来电,要他们汇款赎人。
  此后马正芬不断打来电话:“就是不说她在哪儿。”
  最后一个电话是7月31日打来的,马正芬告诉丈夫,她已被卖到福建的一个山村,在那里过得不好,很想女儿,哭着让胡建和去接她。“是个福建漳州的号。”
  “我判断,她是又被卖了。”8月11日,胡建和说,自己这个老婆其实也是花钱买来的,而且,是个越南老婆。
  父亲胡更清说,“我们附近有三四十个,总的(人数)可能有一两百人。都是从云南那边买来的越南女人。”
  胡建和的弟弟胡高和调查的是,“有两个‘媒人’冯志成和胡国强,光他们两个就介绍了30多人” 。
  “媒人”胡国强,正是这次和马正芬一起失踪的马兰兰的老公。

  买来的越南老婆
  大批“越南新娘”拥向湖南腹地的偏僻山村,用胡建和的说法,始自2008年前后。
  冯志成就是这个时候主动上门,要给一直难讨老婆的胡建和介绍一门亲事。
  当年7月,在冯志成的家里,胡建和见到了马正芬,“很漂亮”,第4天就带着钱到了冯家。
  “一共花了36388元,交上钱,签了份协议,就把她(马正芬)领回家了。”胡更清说,协议执笔人是当时水洲村村支书胡春梅,在场签字的还有领女方来的两个媒人“马正祥”、“王福银”,“他们具体和马正芬什么关系,我们也没多问。”
  “协议”显示,马正芬来自“云南省广南县八宝镇杨柳村”。等到对方送来一套材料,胡建和去办结婚证时,发现是假的。这套户籍复印件显示,马正芬生于“1989年”,当年只有19岁,“我觉得不像,她实际年龄应该20多岁”。
  “我们全家都觉得她不是云南人。后来,她自己承认了是越南的,也不叫马正芬。”
  一年后,马正芬生下一个女儿,胡建和打消了一切疑虑。
  胡更清则说,马正芬来家3年,前前后后要走不下10万块,家里人从不让马正芬下地干农活,但她还是丢下年幼的女儿跑了。

  她们是没有户口的“隐形人”
  水洲村原村支书胡春梅作为协议执笔人,也是地方政府见证人,胡春梅承认,当天自己曾对女方身份有过怀疑:“女方来路不明,一张身份证都没有,这么大的事情没有家长参加,不合常理。”
  但自己仍然执笔签字,胡春梅解释,主要还是胡建和急着要找老婆。
  胡春梅坦言,水洲村很偏僻,近几年,买外地女人做老婆的现象在当地很普遍,村里一般也很少干预。
  水洲村现任村委会主任胡宣群告诉记者,被人贩子卖到当地的女子,“什么都没有,相关部门查不到她们。”
  查询发现,失踪的马正芬、马兰兰、马忠芳,以及仍在当地的几个“云南”老婆,在公安户籍信息系统里没有任何登记,这意味着,这批嫁到当地的女子都是“隐形人”。
  胡国强的说,人贩子都是从云南来的,“带(成)一个,2000多元介绍费,是这边男方给的。”买老婆的行情,则视情况3万多元、4万多元不等,2009年胡求来买下马忠芳花了4.3万元。
  马正芬失踪后,胡建和找到媒人冯志成,让他联系以前女方的两个媒人。很快,云南那边来了人。

  丈夫觉得这是“策划好的阴谋”
  来了两个男人。一个叫侯国强,21岁,一个叫张建明,45岁,都是云南广南县农村人。
  两人在胡建和家“就擒”。随后胡家将两人送至梓门桥派出所。
  “但派出所当夜就把两个人给放了。”胡建和说,这颇令他们费解。
  在双峰县公安局,政工室副主任吴清辉解释说:当天“抓”的这两个云南人,并不是拐卖马正芬的中间人。“证据不足,必须要放人”。
  直觉告诉胡建和:“侯国强就是背后的人贩子,我老婆就是被他拐跑了。他还想拐跑胡新发的老婆。拐走的目的,就是再卖一道!”
  胡新发住在隔壁的黄石村,其老婆杨金美和马正芬是好朋友,据称“当天差一点也跟着马正芬跑了”。
  杨金美告诉记者,在马正芬失踪前,她也经常接到一个说着她们老家方言的男人的电话。“电话里他问我想不想家,如果想家的话,可以带我回家。”
  而给杨金美打电话的那个陌生男人,胡建和猜测很可能就是侯国强。

  “越南新娘”的背后藏着什么?
  杨金美说,她的家,在越南一个叫“田朋镇(音)”的小镇,2008年,她和妈妈、嫂子、嫂子的女儿4个人到中越边界的云南境内赶集,路过一座大山时,突然闯出4个陌生的男人。
  “他们手里拿着刀子,打我的妈妈、嫂嫂,把我们两个女孩子给抢走了。”杨金美说,嫂子的女儿和她一般大,也是15岁。
  “抢我们的是中国人,但是也会说我们那里的话(越南话)。”
  杨金美说,她们被带到一个偏僻村庄的宅院里,抢匪将两个女孩卖给一个姓杨的老板,“我听老板说,他买我们两个花了3万多元。”
  在这个宅院关了6天,两个女孩又被转移到云南广南县八宝镇,“老板在那里租有房子。”
  11天后,嫂子的女儿首先被卖掉。第15天,两个从湖南来的买主把杨金美从广南县接走,其中一个就是他现在的老公,时年35岁的胡新发。而另外一个湖南人,则是中间人胡国强。
  “我们花了4.3万元,其中包括胡国强的介绍费2500块。”杨金美的公公告诉记者。
  “买我们的那个老板40多岁,他说在云南有很多老板专门做这样的生意,说有很多中国人到处找越南女孩子做老婆。”
  住在小房旁边的一个老奶奶,偶尔跟杨金美聊天:“老奶奶说,八宝镇做这样生意的老板有六七个。”
  “这些事情我以前在家里也听过很多次。”杨金美说,“有的是自己嫁到中国的,也有的人是被骗来的,被抢来的。”

  “灰色地带”的等待
  胡新发很坦然:“我会对杨金美好,也不会限制她的自由。哪怕就是跑了,我也不会怪她,因为她们也是受害者。最可恶的就是那些人贩子。”
  吴清辉说,自从接到胡建和等人报案后,公安局曾向下面各镇派出所询问,“到目前为止,也仅有这一两起。”
  他分析,可能买方当事人也涉嫌人口买卖,再加上没办结婚证,没有户口,处在法律保护的灰色地带,当事人存在不敢向公安机关报案的顾虑。
千堂瑛里华
註冊 6
發表於: 2011-08-23 11:16
以前拐卖儿童的多,现在又流行跨国拐卖妇女,什么时候社会才能法制呢~
不过幸好被卖的不是我国人民,着急的应该是越南政府~
chinadrap
註冊 5
發表於: 2011-08-23 11:17
杯具!!!!
clren
註冊 5
發表於: 2011-10-19 01:03
政府趕緊去查明真相吧!

 

論壇首頁  ‹  C zone  ‹  C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