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註冊 
論壇首頁  ‹  E zone  ‹  E6
 現在時間 : 2016-12-03 05:01, 星期六
【熱門話題相關文章專區】

內容

E6【熱門話題相關文章專區】
1頁 (共2頁)   1    2    下一頁 

在失去的青春,我曾经的那点破鞋事。

风筝与风
註冊 7
發表於: 2015-01-12 21:59
dachangshelf
註冊 6
發表於: 2015-01-14 03:40
坐一会沙发吧-说实话:写得有点乱,我看不出个头绪来
风筝与风
註冊 7
發表於: 2015-01-15 23:04
我软弱无力的趴在安利的身上,身边的郭富城还在和程程啪啪啪,我感觉时间就像停止一样。我亲吻着安利,却感觉她的眼泪流了出来。我就用舌头把她的眼泪舔干了。她紧紧的抱着我,我却没有任何感觉。只有射精后的疲惫,不知过了多久,程程和郭富城,没有了什么声音。安利也慢慢的睡着了,我却一个人特别无奈的躺着。怎么也睡不着,我和安莉躺在这张上下铺,是没拉窗帘儿的。也就是说,外面都能看见。我转过头来看看,雪儿。发现她似乎没有睡着,可我实在懒得想这些事了。月光照在雪儿的内衣内裤上,我发觉我特别喜欢。巨大的四角蕾丝边儿内裤,起码要有32d的胸罩。在月亮的照耀下,散发出奇异的光芒。我忍不住走下了床,裸体走向了洗手间。撒了一泼尿,走了,回来轻轻把门关上。我站在雪儿的床边,看着她那内衣内裤,我记得很清楚。是蓝色的蕾丝边儿。尺码真大,我忍不住用手摸着内衣。用鼻子嗅了嗅。一股甜甜的好闻的味道,还掺杂着洗涤液的味道。我忍不住坐在那雪儿的床边,看着她。雪儿,穿着粉色的睡衣,月光照在她的身体上,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巨大的胸部。沟露出白色的,深邃的乳沟。浑圆的屁股,被包裹在深红色蕾丝内裤中。我忍不住在屁股上抚摸着,手感很有弹性。这时雪儿竟然醒了,或许她根本就没有睡。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我忍不住把手指放在她巨大的乳沟上摩擦着。她抓着我的手放在了一边,小声的跟我说。你还没玩儿够,怎么还不睡?
我挺尴尬的,却有兴奋起来,我试图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她却又一次把我的手拽了出来。有点儿生气的说道,赶紧睡吧一会儿他们都醒了。我只好回到了床上,安利睡的很香,但是我却亢奋起来。我想到了雪儿巨大而浑圆的屁股。忍不住用手摸着安利的小屁屁,安利很瘦小,勉强有些胸,但是屁屁上一点肉都没有。我忍不住把安利翻了身过来,让她趴在了床上。她酒劲儿可能上来了。浑身松软,躺在床上。我把她两腿分开,扶住硬硬的小鸡鸡。用力的插进了已经湿润的下面。安丽在沉睡中发出了无意识的呻吟。我狠狠的压在了她的身上,不住的冲刺着。已经射精的鸡鸡,借着酒劲儿,处于麻木的状态。我肆无忌惮的趴在身上,用力的抽查。左手拽着安利的头发,用手抚摸著安利瘦小的臀部。眼睛却盯着雪儿,雪儿用被盖住了自己的身子。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我知道她在偷偷的看着我。我就更加兴奋起来。用力的冲撞着安利瘦弱而坚硬的屁股。撞的双人床,咣当咣当的,磕着墙。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我想这次应该是很长时间,因为我觉得特别没意思。完全没有射精的感觉。终于,我放弃了,我从安利的身上爬了下来。给安利,盖好了被子。转身试图睡觉,窗外的月光照在屋里。我脑子里没有了程程,没有了,安利。脑海里只有雪儿包裹在红色,蕾丝内裤里面浑圆的屁股。

第二天早起的时候她们已经走了,我掀开被子,发现淡蓝色条纹的床单上面。星星点点的,有一些血迹。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大一滩?而是真的星星点点的一些,最大的都没有手指盖大,混合在一大片淡黄色的污渍中。我用手摸了摸,有污渍的床单位置已经结成了一大块儿硬硬的薄片。摸起来滑滑的,特有意思。
那段时间我觉得我过得挺幸福,工作是挺辛苦的,但是身边儿的朋友挺多。我们没事儿就聚会喝酒,每天喝到半夜,不醉不归。赶上第二天休息头一天晚上我们就去网吧包夜。用哇嘎下大片,那时候也没有什么钱买电话。一部普通的电话也要将近1000元,我的那点儿工资被我花的差不多了,都买不起。但是程程有一部分色的三星电话,是和旋的。翻盖儿的,特别漂亮。应该值几千块。可是就是这个电话,被郭富城借走了。然后郭富城再也没有回来。郭富城有半个多月工资在这,也就只有几百块。可是老板不同意这个钱给程程。于是程程没法面对自己的家人。只好跟家里说,自己的电话丢了。
我却有一些幸灾乐祸的感觉。谁让你不和我在一起?于是我用我两个月的工资,给安利买了一部电话,波导s1200,白色的。是最早的,国产翻盖手机。嘎吱嘎吱的。我把手机给安利的时候,安利惊讶的不得了。但是她却毫不犹豫的把手机收下了。真的没有一点儿犹豫。而且我还要额外给她买了一张电话卡。她连自己卖卡的钱都没拿。安利的家庭条件不是特别好,我看出来了。我们有和她结婚的想法,但是她真的是想抱着跟我过一辈子的意思。每个女孩儿都希望跟第一个睡觉的男人过一辈子吧。
可是我真的不希望和安利过一辈子,安利的后脑勺有个囊肿,她之前没和我说过。那天晚上我拽她头发的时候,摸到了。里面软软的,就像有液体。我特别讨厌这种感觉。我害怕那里面的液体流出来,有种怪怪的感觉。尽管安利长得不难看,但是我还是对她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可这并没有耽误我和她在一起睡觉,她每天晚上都会爬到我的床上来。在我的怀里睡着。我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准备避孕套,全部都是体外射精,射在她的身上。然后用她的内裤没擦干。现在想想,没有怀孕,真是奇迹般的事情。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我发现我已经不喜欢程程了,因为程程还是那个忧郁的样子,我想每个男人都是这样,自己心爱的女神被另外一个男人,啪啪啪。而且就在自己的身边,你怎么可能还会再爱她了。
当时我觉得安利是个特别势利的女孩,还特别的抠。可能跟她家庭条件不好有关。我跟她在一起很长时间,她也就请了我吃一次麻辣烫。而我给她买这个买那个,把自己的工资全部都给她花。
慢慢的我感觉我和她在一起特别没意思,偶尔我会想起雪儿的大屁股。雪儿的确是个好女孩。每次吃饭或者喝酒,她总会多拿钱买很多零食,也会经常被各种水果给我们吃。
而且特别大方,办事也很豪爽。我承认,这都是扯淡。我就是喜欢她的大胸和大屁股。我们几个男孩儿女孩儿经常出去网吧包宿。但是安利从来不去,她说她要攒钱。
有一天晚上我们又去网吧了,当时特别流行跳出一个网页,出来一个,嗷嗷叫的,女鬼。特别吓人。也不知道谁给雪儿发的这个照片。 雪儿,就被吓得不行了。我在她身边,她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浑身不住的哆嗦。我趴在她身上去伸手把她的电脑关机了。一回头看在她在看着我,巨大的胸部顶在我的头上,我忍不住,脑袋在她胸上蹭了一下。她拍打了我一下。嘻嘻的笑了。
我回到了座椅上,把凳子往她的意思身边拉了一下。手放在她的腿上,不住的抚摸。她也没有回避,我隔着牛仔裤抚摸着大腿,觉得没什么意思。就顺着雪儿的毛衣,把手伸了进去。我本想,摸雪儿的下体,但是牛仔裤特别紧。我根本深不进去。我想往上摸它巨大的胸部,手又不方面。只好用手在她肚皮的褶皱上摸来摸去。雪儿,把头侧到我一边小声的对我说,我妈管这叫囔囔踹。
就是东北话肥膘的意思。
其实雪儿,不胖,她只是很丰润,站起来是没有小肚子的。躺下也没有,就是做起来有几个褶皱而已。说实话,我挺喜欢这样。我就这么抚摸着,慢慢的雪儿脸泛起红晕。我把脸贴在她的身边儿给她说,我们回去呀!
她点了点头,我俩收拾起衣服回去了。当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冬夜,雪天。寒风刺骨。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我俩并肩走着,手都没有牵。就那么一直往回走,到了,楼洞里。雪儿问我,你觉得我胖吗?我说我就喜欢你这样的,雪儿说那你就是在说我胖了。我说不是,我说我就喜欢你的身材。雪儿,转过身去说,你都跟安利在一起了。我就知道你喜欢身材好的。我从身后把雪儿抱在了怀里,脸贴着她的耳朵,小声的在她耳朵上咬着。我就喜欢你。雪儿低下了头,那你还和阿丽在一起,我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默默的用舌头咬着她的耳朵,不住地在她耳边吹着热气。因为姿势比较合适,我用手直接伸进了她的毛衣里,隔着胸罩,抓着她巨大的乳房。一只手根本抓不动。她转过头和我热吻起来,雪儿在嘴里没有味道,而且还能淡淡的闻到口香糖的感觉。但是安利,就有一些味道。可能农村的孩子,刷牙比较晚,也没有规律。相比之下雪儿又卫生不少,我和雪儿忘我的亲吻着。我的左手就忍不住顺着她的牛仔裤深了下去。我刚刚伸进牛仔裤,手指就摸到了内裤外面卷曲的毛毛,几乎肚脐眼儿下面就能够摸到毛毛了。雪儿的毛发还真旺盛。
首页往下摸到的毛毛越多,越浓密。整个胯下一直到裆部全部都是毛毛,整个下体都被毛毛覆盖着。这和我认识的女孩儿都不一样,以前我认识的女孩儿都是小女孩,下体毛发都很规则,就小山坡上那么一点点,安利呢,连那么一点点都没有几根。就像是一个小白虎。但是雪儿在下面,真让我长见识了。我忍不住在她湿润的沼泽抠摸起来。很温暖,很湿润,雪儿的下体,很宽大。一只手能摸到一个巨大的软软的骆驼趾。被毛毛覆盖着。而安利的连一只手指都很难伸进去。可雪儿的轻易的就可以把手指伸进去。我把手指轻轻的伸了进去,在里面慢慢的抠摸。雪儿,发出阵阵喘息。我双手都没有闲着,不管是乳罩下面混圆的乳房,还是内裤里面湿润部位。都让我欲罢不能。我和雪儿舌吻着,交织着液体。我有些忍不住了,试图改开雪儿牛仔裤的扣子。雪儿,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把我伸进胸部的手也拽了出来。对我说,我们上去吧。
我瞬间就从天堂掉到了坑里,我追了过去拽住她。我说干嘛呀?雪儿说着太冷了我想回去了。我想想也是,就把雪儿拽了过来。把她放在了我的肩上用力的背了起来。她捶打着我的后背,小声的跟我说,放我下来呀?我很重的,我说你净瞎扯。我还嫌你瘦呢,不信我给你背到顶上去。雪儿不住的反抗着。我就用力的往上背,员工宿舍的条件都不好,往往都是租的,旧楼的顶楼。我们那个楼是七楼,真的挺高。我就背着她不住的往前走,慢慢的她不挣扎了。 用手抱着我的脖子,两坨宽大的胸部软软的挤在我的背上,我甚至能感受到胸罩的挤压。我双手在她屁股上扶着,没走几步我就用力的颠一下。感受着她的臀部,感受着她胸部在我后背摩擦的感觉。几乎让我高潮了,我气喘吁吁的把她扛到了楼上。敲开了房门,程程开的门。看见我俩的脸红扑扑的,表现出疑惑的表情。但是程程没有说什么。转身回到房间里去了,雪儿,跟随着进了房间。我紧跟着想进去,雪儿随手咣当一声把门关上,里面咔嚓咔嚓的,划门声。让我心瞬间凉了半截,我等了好半天。我想你总得洗漱吧。结果人家在屋里用暖瓶往洗脸盆里倒水,哗啦啦的,洗脸洗脚。闭灯,睡觉。我只能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洗洗睡了,我不是特别着急。因为我知道,第二天我和雪儿都是休息半天儿。到下午四点了。我有都是时间。
Zhaoqiansun
註冊 3
發表於: 2015-01-18 20:23
写得不错,看上去蛮真实的
风筝与风
註冊 7
發表於: 2015-01-31 11:07
我过了几个月没羞没臊的生活,每天晚上,安利就会爬到我的床上。中午休息或者是每个月的休假,我就会和雪儿,一起。雪儿完全不在乎,是不是和安利在一起。她和我在一起,似乎还有一丝偷情的快感。过后雪儿跟我说过,她以前没和男人睡过觉,可能是运动过多的关系。我不信,我那么轻松的就进去了。但是雪儿的下面,真的很润,包裹的你很舒服。让人欲罢不能。
我好几次想直接和安利说分手,然后跟雪儿在一起。可是,一直没下的了决心。
直到那个饭店换了老板,我也就不干了。年轻气盛,志向远大,我索性买了去了北京火车票。想上京城闯一闯。几个大学生也结束了兼职的生活,回到了学校。说到了这儿,我想故事就该结束了。我们毕竟不是一路人,我就是个农村进城务工人员。人家是天之骄子,大学女生。我路过日一下,也就是是是锁好不好开。怎么能让养家一辈子。
安利有一搭没一搭的,有时候给我发的信息,我几乎没怎么回。慢慢的也就淡了,雪儿,逢年过节都给我发信息。但是后来也渺无音讯了。她的企鹅号再也没有登陆过。就剩下程程还在我的QQ里,后来有了QQ空间。我能够看到她的生活, 通过成长,我知道了,安利和雪儿的近况。
安利嫁给了一个厨师,雪儿,嫁给了万豪酒店的一个经理。程程嫁给了一个部队的军人,开小车儿的志愿兵。
再次相遇,是十年后。
突然有一天,有个电话打了进来,我接了。一个陌生的女声,我说谁啊。 她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是小涛不?我说我是啊你是谁呀?
她说我是xx,我完全记不起是谁了。但是她既然能说得起我的名字,那必定是以前我认识的人。我还是很热情的说啊哈哈哈。嗯,你呀。哎,现在干嘛呢。。。。
结果她跟我推销了有半个小时,传销产品。。。我貌似知道她是谁了。但我还是忘记她叫什么名字,通过她跟我的谈话我知道。她日子过得不怎么好。丈夫家是农村的,俩人在沈阳打工。租的房子,很小。有个女儿。她老公在外面打工,她在家搞事业。就是搞安利之类的。
问我搞不搞这个事业。
我婉转的拒绝了,她问我在哪工作?我把我店儿的地址给了她。结果她第二天上午就杀过来,我见到她很惊讶。不到三十岁的她,看起来很憔悴。身子也丰润的许多?面色却是焦黄,还长了些许的斑点。我印象中当年不是这样啊。
在店里聊天,不是特别方便。她说要请我吃饭,我说成我们出去吃吧。找了一家小饭店。俩人喝了一斤的老龙口。聊着聊着她就哭了,我看的出来。这些年她日子过得不怎么好。可我,却无能为力。但是毕竟我是她第一个男人。心里面还有一些不舒服。她喝了半斤白酒,我也喝了半斤。不怎么多,但是有点迷糊。我没开车,打车把她送回了家。 到她家楼下,是一个很古旧的小区。只有三层楼,红砖红瓦那种。几家共用洗手间,估计是日本人修建的。
我把她扶到了楼上,门锁是挂在上面的。 进了屋,就是一个房间,屋里面单人一张木床,一个铁丝从屋子这头拉到了屋的那头,上面挂着各种衣服,内衣内裤。小孩儿的衣服。一个尺寸不大的婚纱照挂在了墙上,明显是七家子村旺财影楼拍的。男的穿一个老款得三排扣西服,一看长得就挺屯炮。她让我坐在了床上,去给我烧水。我说不用了,不习惯喝。 没想到她走到门口,把门虚掩上,用一个插销,把门划上了。
她转身走过来坐到了我的身边,把一杯热水放到了我前面的一个凳子上。我挺尴尬的坐着,不敢看她。转过头看看窗外,窗外是一片小树林,树林外面就是火车道。每隔几分钟就有咣当咣当的火车,从这里路过。她低下头,又哭了起来。
我转过身,扶住她。她不像小的时候那么瘦了,廉价的毛衣包裹着胸部。看起来,还不错。但是说实话,我对她的想法还是没有那么多。
我说你哭啥?她说所有人都不同意我干事业,我就缺几千块钱就可以加入组织了。我想有自己的事业,改变我自己的生活。现在的日子太难了。。。
我的眼泪含在了,眼圈儿里。。忍住,没掉出来。爱心泛滥,我拿出钱夹,把里面的钱都拿了出来。大概要3000块吧,这是昨天饭店的营业款。我还没来得及存到银行。我把钱放到了她的手上。我说你拿着吧,我不赞成你干传销?这钱就当我给孩子的压岁钱吧。你也不用还了。
安利拿着钱,没有推辞。擦了擦眼泪,把钱塞到了床下。她甚至没有点一点。然后跟我说,等我有钱了就还你。我说得了,就这么地吧我走了。我转身离开床,安利在我身后,就抱住了我。抱的紧紧的,我站在那没动。她就脱我的衣服,把我的衬衫扣子解开。
我想,行啊,就当打个回忆炮了。我改开了自己的裤子,刚脱下裤子,她就扶住了我的屁股,用手拿着我的鸡鸡舔了起来。我的鸡鸡没有洗,肯定是有味道。可她一点儿都不在乎,粗鲁的舔着,用手撸着。拜托她还很小啊,你能不能温柔点儿?
这么多年了,安利还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小弟弟在安利粗暴的蹂躏中硬了,我觉得有一点痛。安利含着我的弟弟,完全没有技巧。这些年,我如果那么多的女孩,已经完全不适应的,这种粗暴的风格。
我索性把她推倒在了床上,解开了她牛仔裤的扣子。用力的连着内裤拽了下来拽了下来。扔到了地上,她下体还是白白的,没有几丝毛发。但是原来粉色的沟渠,已经变成漆黑一片了。。
她试图坐起来抱着吻我,我把她推倒了,把她粉红色的青纶毛衣。往上掀起,我想直接从头上脱下来的,但是先到她头上的时候,我放弃了。我把毛衣就那么挂在她上半身,熟女丰硕的乳房出现在我的面前,胸罩很廉价,硬硬的铁环甚至有些恪手。
我把胸罩推上去后,看起来挺巨大的胸部,肥耸耸得摊在了两边,紫黑色的乳晕,巨大的黑枣。就那么放在那,当年这个胸部虽然挺小的,但是也是完美的梨型,上面也是粉色的小樱桃。
这真是,岁月是把杀猪刀,黑了木耳,紫了葡萄。软了香蕉。
我把两条肥硕的大腿放在了肩膀上,看着肚皮上的孕娠纹,看在白虎的面子上。试图把弟弟塞进干涩的下体,可是,未果。试了几次,下面还是没有水。
我瞬间就放弃了舔一舔的想法,以前不是没干过。可是现在这个场景,我真的有点儿下不去嘴。
旁边水杯里正好有热水,我伸手占了点热水,在安利干涩的下体上扣摸着,觉得有一点点湿了。就把弟弟插了进去。还是熟悉的干涩的感觉,没有一点儿改进。只是更加宽松了。我想我这次炮,绝对是这些年。比较失败的一次。我似乎只是在尽一个义务,纪念我曾经有过的青春,打一个回忆炮而已。只是,这个回忆不是特别美好。我用力的撞击着。木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还算巨大的熟女的胸部,随着节奏,晃动着。让我有了一丝感觉,我用手揉捏着胸部,却发现早已没有了弹性,胸部的形状随着我手的立刀,在变形。却没有了反馈弹性。这真没什么意思,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安利在下面却发出了沙哑的喊叫。就像我在大石桥火车站,30块钱日过的小姐一样的声音。我没发用语言形容了。这简直让人感觉遭透了。为了尽快交工,我已经努力加大了马达的速度。廉价的木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窗外的火车轰隆轰隆的路过。外面的阳光照在屋里。我才意识到,他妈的。没拉窗帘儿。但是无所谓,外面既没有楼,又没有房。能看到的只是一片小树林儿和高架桥上的火车。如果火车司机,视力好。我想他往边上看的时候一定能够看到我,因为我甚至能看到,火车里的乘客。我想他们也能看到我扛着两条大白腿。因为离火车道实在是太近了。
安立不住的发出沙哑的嚎叫,如同杀猪一般。终于我忍不住了,我把两条大腿狠狠地压在了她的肩膀上,把两个巨大的胸部挤在了胸前,是说全身的力气,在她的下体,撞击着。我当时足有一百六七十斤,全身的力气压在了她的下体。不断的用力撞击,屁股随着我的撞击不断的撞在床上。发出了,咚咚的声音。屁股撞在床上,又弹了起来,然后撞在我的胯部。不断的重复重复。终于,我爆发了。射进了她的下体,多少年我都没有中出女孩了,和我女友是怕怀孕。里面是女孩儿,怕她们脏。难得内射一次,感觉还算舒爽。我把她的腿放在床上,转身下了地。捡起扔在她地上的裤子,拽出里面的内裤,像当年一样,插了插我的弟弟。转过身她还是躺在床上,毛衣裹着她的头部看不到表情,她也没发出声音。精液顺着她的下体流了出来,流在绿色的大嘴猴子床单儿上。黏糊糊的一片。
我穿上了衣服裤子。我说,我走了,她没支声,我转身走到了门口。关上房门,关门那一瞬间,我往里面看了一眼。她还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赤裸的身子在哪。头上还是包裹着红色的毛衣。
我下了楼,楼梯间充满了发霉的空气。老太太捡的垃圾堆在楼梯间里。
这只是我失去青春的回忆,失去了就只是回忆而已。
hepenghhhh
註冊 2
發表於: 2015-01-31 18:09
后续很精彩啊 楼主辛苦了
地酸
註冊 5
發表於: 2015-01-31 18:14
楼主这是要写长篇小说啊,细节倒是不错
yangjllbt
註冊 2
發表於: 2015-01-31 18:22
写的不错,请继续,偶支持你。
wxrytwo
註冊 1
發表於: 2015-01-31 21:44
看不出撸点,推荐风流教师,嘎嘎
yangyangyang
註冊 4
發表於: 2015-02-01 18:40
文采真得不错哈

 

1頁 (共2頁)   1    2    下一頁 
論壇首頁  ‹  E zone  ‹  E6